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名作欣赏 > 毛泽东手书《兰亭序》
毛泽东手书《兰亭序》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4-02-24 09:52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公元353年春,时任会稽郡的王羲之召集了属官,如谢安、郗晏、孙绰、许洵、支遁、徐丰之及家庭子弟四十一人,在山阴之兰亭举行了一次 雅集,这便是有名的兰亭集会。这个集会的主要内容,一是借三月三在水边“洗濯祓除宿垢”,这可能只是一种形式。二是逢“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众人列座曲水之旁,作“流觞曲水”的禊饮诗歌之戏,一觞一咏,畅叙幽情。这才是此次集会的真正主题。这些内容和游戏,大体展现了晋人的风姿、生活情调、人生态度和理想信念。但是,书法史上的重要事件是关乎到王羲之在集会上所书写的那篇文书俱佳的序文,即《兰亭叙》,这篇序文因其历史的几番周折而为这次雅集抹上了神秘的色彩。我们知道王羲之书法在初唐受到唐太宗的宠爱,太宗李世民便命内府在民间广泛搜集失落的王羲之真迹,其中,还演义出搜求《兰亭叙》的萧翊去越州辩才处求兰亭的故事情节 。在李世民的眼中,所有内府藏品之中唯有《兰亭叙》最能代表王羲之的书法风貌,因此,备加珍爱。由于君王的号召力,把羲之的《兰亭叙》推上了天下第一行书的位置。《兰亭叙》遂享誉天下。李世民又命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冯承素等人精心临摹,临本在大臣中传习,形成了天下共习“兰亭”之风。然而,历史的结局却十分难以寻味。《兰亭叙》真迹被唐太宗作为陪葬品入了昭陵,《兰亭叙》永远在人间消失了。人们似乎这才真正明白了李世民的良苦用心。他事先以次充优,以假乱真,真实的失去了,虚假的反而具有了某种历史的考证价值。信不信由你,当初由欧、虞、褚、冯等人摹临的《兰亭叙》都成了下真迹一等。由此,《兰亭叙》及其流传摹临的历史线索,被赋予诸多神秘色彩和精神幻想。人们再也无法窥视《兰亭叙》的真实面貌,只有凭借那些虚假的赝品寄托着对王羲之书法的一腔情怀。人们一次又一次地被它欺骗,忍受着说不清滋味的自尊伤害,在以假乱真的纷乱理念中一点一点地寻找王羲之《兰亭叙》真实情结。有的人为此呕血白发,有的人甚至不怕权贵,为这真实的存在展开激烈的争辩。
这是发生现代书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1965年,郭沫若撰写了一篇《由王谢墓志的出士论到兰亭序的真伪》论文,挑起了论辩的烽烟。接着,高二适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兰亭序的真伪驳议》予以反驳。论辩惊动了钟爱书法的毛泽东,在他的授意下,推动了这场学术论辩的展开。论辩吸引了当时中国书法界、学术界的诸多书法家、理论家和专家、学者。如沈尹默、宗白华、启功、阿英、赵万里、李长路、高承祚、严兆溟、张德钧、龙潜、于硕、唐风、今是、徐玉等人,他们都在《光明日报》、《文汇报》、《学术月刊》、《历史教学》等报刊上撰文参予争鸣。书坛内外,知识学界,争辩不休,言词激越。论辩开始,否定“兰亭序”的占居了上风。当时正值文革乍起,书法界人人自危,遂论辩中断。1972年5月,郭沫若在《文物》杂志上发表《新疆出土的晋人写本国志残卷》一文,再燃论辩烽火,高二适撰《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予以回击。候镜旭、沙孟海、钱钟书、林散之、祝嘉、王壮弘纷纷撰文投入高二适麾下,这一次与第一次向郭文一边倒的形势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肯定“兰亭序”的真实存在的终于得到历史的公判。
这次“兰亭”论辩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意义,也再次证明了“兰亭”书法文化的渊源流长。论辩的结果更加稳固了王羲之的书圣地位,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书法界、学术界利用多种学科剖析“兰亭”,研究书法历史问题的实力,开辟了多学科研究书法个案的先例。如在这次论辩中,“我们看到了版本学、文字学、哲学、宗教学、心理学、伦理学、编辑学、比较学、统计学、文化学、考古学等多种学科,多种视角在收法领域的交织和融汇。”⑧
这在中国书法学术史上是史无前例的。2002年,中国文联专门设立中国书法最高奖项“兰亭奖”,想必是对兰亭历史文化的一种尊重和对兰亭精神的一种时代张扬。至此,兰亭精神已经融入书法文化。成为中国书法事业蓬勃发展的一种象征性标志。

[源自:未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