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情动态 > 应天齐:解决当代艺术的问题需要谋略
应天齐:解决当代艺术的问题需要谋略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4-04-23 14:43 |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 作者:陈博





  艺术家 应天齐

  导言:80年代中期,应天齐以徽派建筑为载体的水印版画《西递村系列》在国内外引发了广泛关注,他之后长达三四十年的艺术创作也因此与建筑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进入新世纪以后,应天齐开始更多的介入公共性问题,并积极的致力于建筑古城的保护工作,透过其别具一格的艺术平和干预社会的实践,成功地做到了用自己的思想理念影响现实的目的。

  2013年,应天齐凭借“废墟之殇”展览入围第八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奖项,其“以中国的问题看世界,以世界的问题看中国,以建筑来看艺术,以艺术来看建筑,以历史遗存看现代,以现代看历史遗存,在探究和发现中产生观念,并提出问题”的观点和实践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另一种发展方向。并在2014年,应天齐再次贯彻他的理念,创作出自己最大的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并通过这跨度数年的行为艺术,为我们解读,在中国城市改造的城市化进程中,我们的艺术家能做什么?我们的艺术家做到了什么?  

  应天齐 《世纪遗痕·遭遇蒙德里安》 120*80cm 综合材料 2013年

  雅昌艺术网:应天齐老师,您好!先请您为我们简单梳理一下去年您的艺术活动吧。

  应天齐2013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做了一个叫做“废墟之殇”的展览,那已是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归来,这个展在北京展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反响还挺大的,你们AAC还给了我一个提名奖,我人又不在北京怎么会被提名?况且北京那么多的展览。说明我这个展览还是有点儿影响力的。

   雅昌艺术网:嗯,这个展览在亚洲艺术中心展出了近半年,当时好像硬是给这个影像装置展塞入了一些您的油画作品。

  应天齐“废墟之殇”这个展览是在亚洲艺术中心展出的,但并没有完全展现我的思考,因为他们还是要考虑到要有一部分作品销售的,毕竟人家给你办了半年的展览。所以,硬是把我的一个影像厅去掉了,挂了一点油画,我也理解,毕竟人家为你办展览,他们说一定要有一个厅挂几张绘画,所以就把一个影像去掉了。起初我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去妥协,后来策展人彭锋也来说服我,说这个影像厅就不用了吧,挂画吧。

  13年我还参加了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两个平行展:一个是《未曾呈现的声音》,王林策划的;另一个是“文化‧精神‧生成”,是台湾人做的。去年年底还做了一个“灼痛的记忆”,地点在国际艺术博览会。

  雅昌艺术网:您的新系列作品《遭遇蒙德里安》也是在2013年开始的吧?

  应天齐《遭遇蒙德里安》是去年开始的创作,到目前为止创作了将近30幅。我试图展现的是东西方的碰撞,我有意让他们去碰撞,将本土的一些错误的思维和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法进行碰撞,以及我进入这个碰撞的磁场,或者我居于中间。这样,我就能看到西方的看法,也能看到中国的看法。

  我创作《遭遇蒙德里安》,实际上是中国的艺术遭遇当代艺术,中国的艺术发展到今天遭遇当代艺术,真是碰撞得很厉害。这个系列也是和生活、和我的经历发生关系的,可能有一些人觉得应天齐又变了一种风格,而且北京方面对《遭遇蒙德里安》反映还是挺不错的,对我的这种潜力,再生能力感觉颇为差异。就是为什么能够一变,大家都觉得很不错,不会感觉这个人不行、力度不够、没力气。其实他们不知道,我的所有的作品我都不是刻意去做的,我是按照我的心灵的线索去做的,我心灵感悟到什么就做什么。

  雅昌艺术网:在《遭遇蒙德里安》系列作品中,您又是如何追随自己心灵的?

  应天齐你看我刚才对《遭遇蒙德里安》的解释就来源于我觉得很怪的事情,我们觉得西方的当代艺术是那样的先进,可是我从欧洲每次回来感觉是深圳是如此的先进。我觉得威尼斯简直就是一个农村,整天要走路,根本没有交通车,整个跟深圳的生活相差太远了,你到卡塞尔,格林童话两兄弟就在那儿站着,一切是那么古老,没有变化,可是中国变化这么大,但中国的当代艺术怎么这么糟糕,西方当代艺术怎么这么好?非常荒诞!每次坐飞机回到深圳我就感觉又回到了一个非常现代的空间里,到了欧洲又到了一个古典的空间,我们中国的理论家拼命地说欧洲的当代艺术如何当代,中国如何老土,还没有走出来。这本身我无法解释,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也不想理清这里面的东西,我就是把这种心灵感受说出来,通过我的作品说出来,这是很重要的。可能我用理论理清了也就没有我现在的作品了,我必须保持我的这种新鲜的灵感。

  去年大概就做了这几件事:三个展览,一个作品系列《遭遇蒙德里安》。



 雅昌艺术网:大概从什么时候,您开始转向 “当代艺术”(一些批评家,包括艺术家在内,认为应天齐八十年代的《西递村系列》属于当代艺术)的?

  应天齐2011年我的“世纪遗痕”在北京首展,当时有一个学术研讨会,学术研讨会上是有一些争论的。第一展还是以绘画为主体,因为我从版画到当代艺术,我觉得得让人有一个接受的过程,这也是我的一个计划。不会说在中国美术馆的这个展览突然就变成像威尼斯双年展一样,充满装置和影像,这样人家会感觉有点儿转换不过来。毕竟我原来是版画出身的,我就让“世纪遗痕”这个展览有一个过渡,里边做了一个名为《黑室》的装置,布置了我在安徽芜湖的一个我曾经做《西递村》版画时的房子,把它涂成纯黑;另外也做了一些影像,芜湖古城拆迁以后我把过去的生活再现到拆掉的残墙上;还有一个装置是把一块古砖做成一块金的、像文物一样放在盒子里。但整个展览还是以绘画为主的。

  尤其是我有一个回顾展,是从“文革”一直到现在创作的一个回顾,也包括《西递村》版画。当时敏感的理论家已经看到了我作品中先锋性的苗头,所以讨论的时候,比较敏锐的理论家看到了当代性,比如易英说应天齐的形式就是他的观念,邓平祥说应天齐的形式美和吴冠中的形式美完全不是一回事。

   雅昌艺术网:吴冠中的属于古典美学体系中的形式美。您在八十年代的水印版画系列《西递村》中就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观念。

  应天齐比如当时易英就说“应天齐的形式本身就是他的观念”,但是有些人对这个很不屑,好像我还在玩形式,而没有看到形式本身已经成为我做当代艺术的手段。徐冰把宋字刻得那么认真,刻得无懈可击,如果不能刻得无懈可击,《天书》就不能成立,你不能说徐冰研究古字就不是当代艺术,研究已经成为他的观念,我对形式的研究已经成为我的观念,我是接受这个观念的。其实我后面要做什么我已经很清楚了,只是我一开始不能拿,这当然也有一个人的寂寞,必须要有一部分绘画让市场接受后才能进行下面的观念。  

  应天齐 《西递节孝祠》 装置 2013年

  雅昌艺术网:那么在2014年呢?会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呈献给公众。

  应天齐是在策划一个项目,起因与我用芜湖古城的古砖做成《西递节孝祠》,带去威尼斯双年展展出有关。那时候因为我尚不确认威尼斯双年展能否批下,万一跟古城管理人员说要做一个作品带到威尼斯去,最后却不能批下,那不是牛吹出来了嘛!当时我很纠结、很矛盾,后来我为了搜集创作材料,来到芜湖古城,下了飞机后,带着一帮人直杀现场,先收集古砖。收集的时候我就在那儿骂娘,说这帮古城人,我在这儿搞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人管,怎么保护这个古城?谁都能来偷!我就跟我一个学生说你租一个仓库,没事就到这里捡东西,就堆在仓库里,等古城复建的时候我捐给古城,我就命令他多少钱都不管,没事就来捡,我捡的时候还有一个老头说“我这儿还有一批瓦是清代的,一毛钱一块你要不要?”后来听古城人说其实他们都设有暗哨的,观察着你应天齐的一举一动。

  他们说也捡了很多,然后带我去看,他们确实捡了很多,这让我感动了,我说还有多少你们还在捡,他们说捡的难度很大,因为有的拆了就翻到地下去了,要全部翻上来大概要花三千万,想把这些砖全部弄出来,做不了。当时就敏感到,我说我可以草船借箭,你们大概给我一百万我就把这些砖全部给你们翻出来!

  雅昌艺术网:拿一百万做出原本需要三千万才能完成的事情,这个箭您打算怎么借?

  应天齐我说我先在芜湖做市民文化大讲堂,讲芜湖古城的历史,应该如何保护古城,然后发动万人进去捡砖,把它变成一个公益活动。我把初步想法说出后,他们就叫好,现在活动下个月就实施了,这是我今年最大的一个行为艺术。其中最主要就是拍摄电影,包括航拍,最后要做一个video,video的镜头几分钟全部已经想好了。

  雅昌艺术网:砖头具体要怎么捡呢?

  应天齐不光是捡砖,每一个捡砖者都要给我在他们所捡的残转上,签上他的名字和捡砖日期并交给我,我将来会专门把它在古城里砌成一堵墙,你这个孩子17岁进去捡砖,70岁的时候带你的孙子来看我当年还捡过一块砖呢,当时市长听了拍案叫绝,说是个好主意,这就是我马上要完成的行为。



  应天齐 《世纪遗痕与未来空间·黑室》综合媒材

  雅昌艺术网:所捡的古砖全部用来砌墙? 

  应天齐还做一个古城广场,就用这个砖头铺地,在古城广场上建一个类似于鸟巢一样的建筑,比较大体量的建筑,这个建筑外形就像几块残砖相互依存,从空中看像几块旧砖头掉下来形成的样子,有整的,有断的,都无所谓。建筑师很感兴趣,这将是一个博物馆,博物馆中间会有应天齐的《世纪遗痕》陈列馆,就是我的个人艺术馆。另外就是古城的历史遗存博物馆,但是外形就是几块大砖头,然后一进去的中央圆厅就是捡砖的video在播放,正中间就是我用碎砖做的一个装置,这个方案政府已经基本接受了,是跨度几年的一个大方案。

  然后这个古城的广场全部用捡来的砖头铺上,有多少砖铺多少层,铺三层四层都可以。这个古城将来永远都在变化之中,但是砖全部在这里。这里面我回答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中国城市改造的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的艺术家能做什么?我们批评,永远的批评下去还是在拆!我参加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以后,了解到西方的建筑家对中国的拆本身并没有多大的意见,就是不科学的拆是他们最反感的,因为拆是一个事实存在,因为中国要城市化,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从一个小农经济的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国家,这是必须要拆的,也是拆的第一个理由。第二个要拆的理由就是建筑本身,它是砖木结构,不是威尼斯的大石头,也不是巴黎的伦勃朗、拿坡仑的石头建筑,保护起来很困难,尤其是在芜湖这样一个沿江开放城市,历史上久受战乱……要拆还要建,于是我在古城改造里提出了一个理念叫“遗存再生、保护再生”,一定要再生!芜湖古城面积里有50%是建国后建筑和违章建筑。所以牵扯到再生,这个再生什么?又是我的理念,就是《遭遇蒙德里安》的理念:现当代和传统的一个碰撞。在这个古城里能够体现,我希望这个古城像我的绘画一样,现代和传统的碰撞。  

  应天齐在读即将进行的项目计划书

  雅昌艺术网:把整个古城的保护计划纳入自己的行为作品中来?

  应天齐我觉得这个古城将来也跟我的《世纪遗痕》一样的,整个古城都是我的《世纪遗痕》,砖头建筑可能是一个后现代建筑,已经有一位建筑家把建模建好了,这都是我的艺术组成部分,这就是我干的活,我现在也还在写着我的计划,你看(下引文为应天齐所读计划内容)“芜湖的最后行动计划‘遗存再生文化公益活动’和当代艺术活动经多方讨论研究,经芜湖市相关领导认同,已进入实施阶段,为保证计划实施无误,确保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真正起到保护遗存复建古城的根本目的,先定列详细计划呈古城办研究决定。整个计划争取在十天内完成,2014年5月19日到5月29日,现将整个计划有关艺术家应天齐主导部分列表如下,时间2014年5月19日摄制主创人员到达,并举行工作会,人数十人左右进行现场勘察,主要负责人应天齐、邱昌魁、蔡文锦。”蔡文锦是芜湖方面的,邱昌魁是摄影,我是电影的总导演,实际上是一个电影,这个电影比《唐山大地震》难拍多了,因为你不能够指导的,而且不能来第二遍,不像《唐山大地震》那样可以拿话筒喊演员各就各位,有第二遍就不行了,那就不是公益活动了,难度很大的,所以我们先要看看现场,“5月20号设计人员根据前一天的现场勘察进入空镜头拍摄一天,然后进入镜头研究”,我们先用空镜头把古城拿下来,再决定把人放在哪个地方,然后进入空镜头研究。“5月21日导演摄制工作会议,最终确定拍摄方案捡砖的人数”,就是说我们根据空镜头然后决定芜湖一中的学生在这个地块,二中的学生在那个地块。但这边进去多少人,那边进去多少人,你就没有办法了,爱怎么干就怎么干,然后他们把捡砖捡到什么位置,交到什么地方,我们为此也做了很多木头箱子,一开始我可能是要跟他们做一次动员,前两天我会在芜湖做文化大讲堂,讲解芜湖古城的历史遗存,这个活动做大了,可能在中国当代艺术里算比较大的活动,政府也是配合的。

  雅昌艺术网:您把整个古城都变成了自己的展厅。

  应天齐这跟我做《对话观澜》一样,我现在又想把他们“骗”进去。这就是谋略,当代艺术要讲谋略,不能硬干,一天到晚像艾未未一样硬干,你能解决多少问题?具体解决了什么问题?个人是出名了,但是你解决了什么问题?我觉得解决问题比出名更过瘾!

  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强调对社会的干预,那么,在您以后的创作里,会不会有一些不那么讲究干预现实,仅仅是遣兴自娱呢?

  应天齐不可能,因为我关注社会,关注这么多年,我必须通过它找灵感,我不通过它就没有灵感,也就不会有好的创作产生,我的所有作品都和社会发生关系。

  雅昌艺术网:最后,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你以创作干预现实的想法最初是源自哪儿?

  应天齐源自于我对当代艺术的认识,就是当年在中央美院读书的时候,劳森伯来到中国,他的作品和讲座对我起了根本性的影响。我听他讲座,讲座的第一句话就感动我了,他说“我的劳森伯格艺术展是一个世界巡回展,而且我专门在第三世界巡回,在发展中国家里面巡回,所以我在刚果、委内瑞拉、智利、印度,包括你们中国这些国家举办画展。我到刚果举办画展的时候,由于我的画太大,一般的货运机没办法运,所以刚果总统给我派了军用飞机运画。去委内瑞拉展出,是由委内瑞拉的空军护送去的。之后到印度去办画展也是印度给我派了军用飞机运画。这次到中国也是用了军用飞机给我运画的,最有意思的是,你们的中国美术馆有一卫戍部队,我的画展全部是中国美术馆卫戍部队帮我布展的,如果全世界兵不打仗,帮我们艺术家搬画运画有多美好。”我当时虽不懂他的作品,不懂当代艺术,但是这句话我认同。让我知道,当代艺术,出发点并不在于他的作品做得多好,而在于他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力!


 

[源自:雅昌艺术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