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展会展讯 > 漫谈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展
漫谈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展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4-08-27 14:24 | 文章来源:中国著名书画家网收集 | 作者:宋庄艺术论坛








                 

主题:漫谈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展区(展览时间:2014年8月18号至9月8号)
展览场馆:今日美术馆
时间:8月26号晚上9时至11时
今天我们邀请了今日美术馆王心鹤介绍展览现场资料
论坛主持:杨毅达
整    理:王心鹤
杨毅达:各位群友晚上好:宋庄艺术论坛微信探讨又和大家见面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正在全国各个主要城市和各大美术馆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作为艺术家而言,应该是艺术界的一件大事,今年特意在今日美术馆安排一场“实验展区”。受艺术家@吴以强提出 “@杨毅达 群主,建议有空去看看,对宋庄的定位和论坛的未来走向或有帮助”。宋庄作为体制外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期望各位老师们发表自己对美展的看法 今天晚上就此次全国美展进行一次探讨
探讨主题:
漫谈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展区(展览时间:2014年8月18号至9月8号)
展览场馆:
今日美术馆
时间:
8月26号晚上9时至11时
今天我们邀请了今日美术馆王心鹤介绍展览现场资料
论坛主持:
 杨毅达
欢迎大家今天从各个方向进行讨论。
 
杨毅达: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正在全国各个主要城市和各大美术馆展出,并安排了一场“实验展区”,作为艺术家而言,应该是艺术界的一件大事。
宋庄作为体制外的艺术家聚集的地,一般情况都是走在官方体系的前沿,这对今后的发展有作直接的联系和影响。
吴以强:几个朋友借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发表了一些看法,或是整体状况,或个体艺术家的作品探讨……从中不难看出大家对实验艺术的关注。那些展出作品大多数艺术家都在当代艺术各个大展中很熟悉了。展览的具体策划及导读是在宋庄生活工作的李静晖完成的,介于我对他学术水准的推崇,约了朋友一起去了今日美术馆。
楊毅达:@吕宗平锈墨 宗平兄好
王心鹤:作者:徐冰
作品名称:《芥子园山水卷》
法式语言:传统木刻、墨、纸本  装置
作品尺度:34×534cm
创作年份:2010年
作品导读:
《芥子园画传》是一本绘画教科书,对中国绘画的范式做了可量化、可操作、有规律可寻的浓缩,是对中国绘画技法整理的一个成果。为什么说它涉及了中国艺术非常核心的部分,是因为它拉开了中西方绘画在本质上的不同。
中国“书”与“画”更深刻的联系是符号学和视觉方式的联系。《芥子园画传》是最能说明这种关系的一本书。在作者看来,它是一本字典,汇集了描绘世界万物的符号、偏旁部首。
从《芥子园画传》到《芥子园山水卷》,就像把录像倒着放一样。清代的沈心友把名家的典型范式提出来归到一本书里,而作者是从书里把这些典型范式又放回到山水画中去,类似数学里的倒推法。最终“倒推”的结果也许不由自主,但却是作者的兴趣点,他认为这种实验可帮助深化对中国艺术符号化特征的理解。
以上是徐冰老师作品及展览现场导读。
吕宗平:但毕竟是“实验”,我希望这种教学和展览不断地深化和延续。
楊毅达:@吴以强 很多艺术家其实我们都很熟悉,如@心鹤 所介绍的第一个艺术家徐冰。
小晏:大家晚上好!
宋军生香痕:传统给当代来了一个试验的小窗口!配着大菜以正国威!!!
吕宗平:这次展览尽管有了一定的进步,但还是在体制内进行,只是极少部分人的“天下”,还不够完整和前沿,有些也还是老掉牙的东西,并不“新鲜”。
楊毅达:@吕宗平锈墨 宗平兄,我想这种实验当是体制改革的实验,而不是作品本身的实验
楊毅达:@小晏 晚上好。
吴以强:或许实际情况并不准确。李静晖的学养及做事严谨多有领教,是一直以来的良师益友。
楊毅达:@宋军生香痕 晚上好。
宋军生香痕:@杨毅达 好!
林正碌:徐冰这亇介子园作品一一就文本叙述上一一在我看来毫无价值。
小晏:杨老师晚上好,我今天第一次参与,听听大家的想法!多谢关照!
吴以强:徐冰的《芥子园山水卷》是展场中最有份量的作品。
楊毅达:@吴以强 谢谢强哥这次的推荐作为策展人,李老师的严谨是有道理的
楊毅达:@林正碌  晚上好,愿闻其祥
吴以强:这点上与@林正碌  看法不同。下来或私信交流。
吴以强:作为第一次将实验艺术单元纳入全国美展,它的实际意义远大于作品本身。可能有的朋友持有“当代艺术立场”反对招安非官方的实验艺术,抛开具体的对抗心态来看,这是了不起的进步,确实艺术家太需要一个对异见宽容的大环境,这或是相互妥协的结果。
高山流水之父:“实验”是这次展的正门也是后门,实验吗,就可以怎么都行,所以“实验”成为展览的安全套,射不出来,也不易怀孕!
吴以强:也出于所谓“气节”的现实存在,使得一些优秀艺术家放弃了展出。因此实验艺术展虽有时间线索的主脉,却缺少了有力度的作品而减色不少,削弱了总结性的厚重感。
林正碌:@杨毅达,先看其它作品。
楊毅达:@心鹤 辛苦了,再多发一些作品
宋军生香痕:十二届国展,好像五年计划的皇家选宫女大赛,给体制内定的当代艺术家开了个特殊通道!不必级级层层选拔,钦点直选,这种特选令边缘试验艺术家们热情高涨,好像要和自己有点眉目!将来要和当代试验艺术发生点关系!
王心鹤:
作者:史金淞
作品名称:《松园》
法式语言:建筑残骸、树木残骸  装置
作品尺度:尺寸可变
创作年份:2007年-2013年
作品导读:
这是两个作品重组所构成的一个新的意境。“松”是以著名的黄山迎客松作为摹本,采集各种废旧木材、树段拼凑而成。曾经诗化人文点拨的自然灵性在这里成为一个没有生命与灵魂的摆设,苍茫与漂白的枝干流露着内在的悲情。而“园”是将在拆迁工地捡拾的
残壁重新雕琢构造,变成太湖石那样清奇古怪的形状,把“万物有灵”的传统灵石崇拜与审美雅兴聚焦到现代文明进程的残留物上,点化一道无奈的风景。
当传统文化情怀遭遇社会转型与当代文化的撞击,面临枯萎与破损的旧有生活情调被匆忙中的现实中人忽略,物质的、非物质的文化遗产被当做招揽游客的工具,作者也许感到了若有所失。于是,他依凭自己的智慧与工巧,奋力制造一个现在粗俗风光中文质彬彬的梦境,试图唤醒沉浸在醉迷中的生命激情与天然灵性。
吴以强:实验艺术实验的成果往往在于“去除美学”的力度,艺术家以“功能化”的意图来实现自我价值建构,立意与制作过程都与所谓美学无关,要的只是设定问题的物质化推论过程。设定个人专属问题,并拟订符合个体解决方案才有可能达到实验意义的探索。理论缺失的问题拟订或完全感性的行动有可能会成为特例,最多的可能是重复了他人的过程。理论和眼界是一个重要的前提。个人以为。
林正碌:史金松作品的文本具有中国当下文题意识,但装置校果平庸。
小晏:@宋军生香痕 老师的比喻比较生动恰当!
楊毅达:@宋军生香痕 此次展览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作品本身,而是从这个展览中所传递出来的信息@林正碌 
刘勃麟:又多了一个衙门,我其实一直排斥官方。
楊毅达:@刘勃麟 排 斥不是我们的目的。
刘勃麟:官方的行为是进步还是另有企图一百年定有说法
刘勃麟:这都是美院系统的。
王心鹤:
作者:展望
作品名称:《都市山水》
法式语言:不锈钢餐具等综合材料现成品装置
作品尺度:尺寸可变
创作年份:2003年
作品导读: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社会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拓展与惊人成就,给作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者观察落成的种种公共建筑,其内部的大量扶手、柱子等设施都采用了不锈钢材料,便猜想当时的人们看来是把不锈钢当成现代化的一个标志了。在刚刚从农业社会步入工业时代不久的眼睛看来,不锈钢显得特别华丽光鲜,但事实上这个材料又很便宜。作者发现中国的不锈钢餐具太多了,而且几乎把古代的、现代的、西洋的全都复制了一遍。于是,他借用了当代艺术中流行的现成品创作观念,大量购买并使用不锈钢餐具,辛勤搭建起了一座银光闪闪的“现代化都市”。
然而,这件作品仅仅是对“现成品”概念的一个注释与图解吗?
建立现代都市的理想,或曰梦想,是紧随着工业化文明的脚步而建构与不断强化的。然而这如同生长在云端,那样晶莹剔透,充满未来幻想感的一座城市,却是以日常生活中极为常用,极其现实,象征着饮食男女的锅碗瓢盆为细胞组织起来的。这让漂浮在云端的,仿佛遥不可及的理想世界,那海市蜃楼般的景致一下子落回了凡尘当中,并且被这些看似平常的无数餐具们,稳稳的接住了,所谓的接地气,梦想瞬间回归了现实。
所有这一切物质材料,从不锈钢金属到种种餐具的制造,无不包含着大量虽然廉价,实则珍贵的各阶层人们心智、技术与身体的脑力与体力的劳动,而将它们组合建设为“城市”,又是再一次创造性劳动的产物。在这里平凡化作了神奇,尽管它是虚拟的,廉价而快速成型的,其创作过程与结果却也是踏实的,充满质朴乐趣的。“技近乎道”的传统理想精神,顽强的蛰伏在金属空壳内部。作者通过自身实实在在的劳动创造的“无用”之物,不由自主地便表达了他对劳动者深切的关怀与对劳动精神深刻依恋的有用之心。
楊毅达:我们探讨这个事件主要还是希望能够给我们带来启发。
吴以强:也许是总结性梳理展出的缘故,或是对展览期望值过高,进展场之后缺少“眼前一亮的惊喜”之作。很多作品并不具备实验特征!或许只取了相对国内实况的概念。涉猎面还是过于倾向材料转换和不够出彩的影像。
宋军生香痕:12届全国美展,来了个试验艺术,对于那些美术家们,来了个“丑”的元素展区,虽是试验,其实亦是陪衬,以免在众生喧哗中,先失了礼节,再怎么说,试验,在美术家们眼里永远是边缘性的!
王心鹤:
作者:王郁洋
作品名称:《人造月》
法式语言:节能灯、钢架、控制箱  装置
作品尺度:400×400cm
创作年份:2010年
作品导读: 
一轮明月降临人间,观者恍若身在一个现代文化的场所中享用着自然天象,乍看起来这是一件充满诗情画意的作品。然而,一万个节能灯核算出来的大功率数据是对“节能”的无情戏谑,人造月光实质上是人对自然光亮的不满与挑逗。这并不是作者个人的意愿,而是潜在于文明进程中有关欲望的演示。“欲与天公试比高”“人定胜天”等人性膨胀的誓言不绝于耳,天地人的关系被人类的自以为是不断颠覆,而到处的“不夜城”,只是人向着造物主挑战的一个小小的胜算。
天上的月落恐怕不可能驻足人间,人造月也只能是一个妄想的物质化呈现。站在人造月冷白的光沐下,我们会感念“月是故乡明”的心灵归宿。离开这里,却令人不由思忖:故乡在哪里?
吴以强:@杨毅达 没有@刘勃麟 的作品也是一种遗憾。
楊毅达:@吴以强 这次展览也许是体制内的一次实验
刘勃麟:我一定不会参加这类官方展览的,自己做自己想玩的多惬意!
楊毅达:@刘勃麟 美展是体制,我们是体系,相互之间都是一个集体性个体只会是我们的一相情愿。
王心鹤
作者:隋建国
作品名称:《盲人系列》
法式语言:铸青铜 装置
创作年份:2010-2012年
作品尺度:高度分别为256厘米、66厘米、110厘米
作品导读:
作者的艺术创作在总体上具有表达上的一致性,无论是发端于材料还是使然于观念,纵横线索中涵蓄着一种明确的“内与外”的关系,这种关系尤其体现为力量和硬度之间的较量与融合,或许最早是出于一种心理防御能量,艺术家凭借着理性的本能与执拗的坚强,自然而然地表达或平衡着环境与自我之间的巨大张力,直至逐渐豁然。
在《盲人系列》中,艺术家蒙上眼睛亲手制作了三个不同形态的泥塑,将自己的手印布满泥塑的表面,随后再请工人将他制作的泥塑“手稿”精确放大数十倍,成为体形巨大的雕塑。创作实施的过程当中,作者让自己成为盲人,是为了屏蔽掉了既有视觉程式对造型的惯性作用,通过身体的触觉感知空间。在这种情况下,触摸、塑造的过程更加倾向于一种心与物、手与材料之间陌生而直接的交流与互动,在心理层面上,这种“造型”或许也并不是为了追求一个崭新样式的造型,而更倾向于一种关于自我存在的精神体验,即身体的痕迹远比形态更加重要。或者说,这并不是雕塑,是作为一种沟通的媒介显现并延续了身体的存在。
吴以强:@杨毅达 所谓当代艺术整体看来在中国的几十年都是在”实验”。只不过更多是走马观花式的自我陶醉,对实验的理解过于倾向于投机和出场策略而已。现在是时候了吗?显然实验艺术随着全球化的影响步伐在加快。
刘大嗨:@吴以强 @杨毅达 所谓当代艺术整体看来在中国的几十年都是在”实验”。只不过更多是走马观花式的自我陶醉,对实验的理解过于倾向于投机和出场策略而已。现在是时候了吗?显然实验艺术随着全球化的影响步伐在加快。
吴以强:85以来至今的中国当代艺术术,实际上是引入西方现代经济制度后一个重新对接西方文化的试验过程。官方和非官方艺术的巨大时空里各自实验,土炮、自制手雷与飞刀齐上,义和拳的神功也夹杂其间,可谓热闹非凡。
楊毅达:现在社会是个包容的社会,宋庄最大的优势是包容性强,面对美展,我们可以以包容的心态直面探讨。
吕宗平:@吴以强 :@杨毅达 所谓当代艺术整体看来在中国的几十年都是在”实验”。只不过更多是走马观花式的自我陶醉,对实验的理解过于倾向于投机和出场策略而已。现在是时候了吗?显然实验艺术随着全球化的影响步伐在加快。
我认为真正的实验应该是眼睛一亮,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没有必要去看或者再去评论它。
刘大嗨:@吕宗平锈墨 @吴以强 :@杨毅达 所谓当代艺术整体看来在中国的几十年都是在”实验”。只不过更多是走马观花式的自我陶醉,对实验的理解过于倾向于投机和出场策略而已。现在是时候了吗?显然实验艺术随着全球化的影响步伐在加快。
我认为真正的实验应该是眼睛一亮,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没有必要去看或者再去评论它。
吴以强:@刘大嗨 ,你这是外交部的“复读”风格。老友久违了
刘大嗨:@吴以强 你把我想说的说了,我不知道的也说了,我只好赞一个,学习了!
吴以强:西方进入民主社会三百年,法制为基础的人权保障,保证了自由竞争的现代经济体制。尤其是近一百多年的自我修正,使得个体价值井喷式地爆发。文化艺术的递进速度往复交替,所谓传统的环环相扣过于紧密,而这个重要时期的“西方递进传统”,学院教育要不一笔带过,或是直接取消。西方现代主义的认识基本是艺术家个人自我要求的碎片式补课(总体来说)。
刘勃麟:好吧,我们讨论,宋庄有参加的吗?
楊毅达:@刘勃麟 都在参加探讨。
刘勃麟:@杨毅达 这就是问题,都说好,没这帮人的戏。
刘勃麟:大家都在乎艺术史怎么写自己,但都忘了,没有艺术史,我们还得活着。
楊毅达:@刘勃麟 但是策展人在宋庄啊@吴以强 是吧
楊毅达:@刘勃麟 大家都在乎艺术史怎么写自己,但都忘了,没有艺术史,我们还得活着经典艺术史都是后人的事。
刘勃麟:活下去,按自己的方式,这个展览里的作品,都也基本见过。参加的人都不在乎这个展览,没有资格参加的都看到了希望。
作者:刘建华
作品名称:《出口-货物转运》
法式语言:现成品装置 录像纪录
创作年份: 2007年
作品尺度: 可变
作品导读:
西方发达国家在工业生产以及大众生活消费的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垃圾,伴随着全球贸易的流动,这些垃圾被通过各种非法渠道进入中国以及一些第三世界国家进行销毁和所谓的回收处理,而这些处理必然对生存环境带来严重的污染。1989年签署的《巴塞尔公约》规定:禁止发达国家向第三世界出口有毒垃圾。现实情况却是,发达国家始终将自身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国与国的契约与现状之间表现出的巨大反差其实折射了双方政治价值观的迥异。
本作品试图通过关注进口垃圾事件揭示和引发我们重新审视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表现为强权与弱势的对话渠道单向化和权力的不对等。这种不对等根源于经济全球化与地缘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意识形态与文化的固有差异。
本作品中,进口垃圾以商品的名义被运到中国,作者却反过来通过个人之力将其重新回收,以艺术之名,将进口垃圾转换为艺术“现成品”的身份再重新出口到西方,以当代艺术的展览方式对其策划与实践了一次逆向转运。通过这样一次出口转运方式的反转,本作品试图激活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这处于强权与弱势的双方对自己的历史处境与现代性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同时进行重新反思,呼吁双方重新寻找和建立在文化、经济、政治、艺术层面上形成平等对话和良性互动关系的“其他”可能性。
吴以强:西方一百多年的艺术探索不断突破艺术边界,实验艺术在哲学和语言学的维度上全面推动了艺术,也就是实验艺术是西方主流的根本原因。
刘勃麟:想想09年现代艺术大战的纪念被封吧兄弟们,醒一醒。
吴以强:现代经济制度在中国全面推行,却导向了取消自由竞争的权贵经济。人的物质欲望已经被充分地释放出来,个体的自由要求与政治体制的禁锢形成了对立。这种扭曲变态的后果蓄积着抗争的力量,我把这成为“瓶颈”口的焦灼。中国当代艺术的生长与经济同处在瓶颈阶段,沉闷的处境没有疏导的可能,所有能量都浮在浅表,这可以解释中国实验艺术多元化蓄积却缺乏深度的导出的原因。
刘大嗨:@刘勃麟 活下去,按自己的方式,这个展览里的作品,都也基本见过。参加的人都不在乎这个展览,没有资格参加的都看到了希望可以请问下资格指的是什么吗?
刘勃麟:我不知道,得问策展人。
王勇:很讨厌这个展。
宋军生香痕:这就是参展资格!国美的一个小“配菜”!
吴以强:碎片式接受的西方实验艺术在中国艺术家这里大多成为断章取义的误读。表面看,西方的实验成果都在国内全面“复活”。但理论批评的理性构架却没能建立起来,艺术家价值观的差异,个人认为是西方300多年来的总和,集中在近当代30年,可谓混乱无比。行动的快感取代了理性冗长的学习、分析与判断,粗鄙简陋的中国实验艺术不可避免。
楊毅达:但他是很多艺术家的梦,我们排斥并不等于他不存在,探讨交流是希望从中找到我们可以学习的东西。
刘大嗨:@吴以强 碎片式接受的西方实验艺术在中国艺术家这里大多成为断章取义的误读。表面看,西方的实验成果都在国内全面“复活”。但理论批评的理性构架却没能建立起来,艺术家价值观的差异,个人认为是西方300多年来的总和,集中在近当代30年,可谓混乱无比。行动的快感取代了理性冗长的学习、分析与判断,粗鄙简陋的中国实验艺术不可避免。好!说的太好了!
杨毅达:@吴以强 的确,我们总是生活在一种浮躁的社会环境中,但环境的改变还是在于我们的内心,在于我们对周边事物的接受和理解。
吴以强:抛开官方的身份界定的“对抗心理”,不得不承认实验艺术把民间边缘个体拖入了现当代同一语境。
宋军生香痕:在这个新的展览中,共识代替了强制,合作消除了批判,理解瓦解了反抗,玩世玩了异见。思想和观念的管制还是由笨拙的政府机构来进行,而不是由学者,诗人,艺术家、新闻工作者和政治人员共同参与的合作结果。这是一种大家都心知肚明,显得对大家都有好处,所以大家都坦然玩之的游戏。但是,终归还是有人明白,这是犬儒!!!
林正碌:@宋军生香痕,赞同。
吴以强: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单元展就此把边缘个体的自由创作纳入现当代同一语境。
楊毅达:@宋军生香痕 而不是由学者,诗人,艺术家、新闻工作者和政治人员共同参与的合作结果。认可这句话。
楊毅达:@吴以强 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单元展就此把边缘个体的自由创作纳入现当代同一语境。
在这点上,如果他们增加一些社会人士作为评委就更好了。
吴以强:理论性地学习西方近70年的艺术史,个人认为是中国实验艺术必修的功课,也是实验艺术找到理论依据确立艺术家个人工作的必要途径。
刘大嗨:@吴以强 抛开官方的身份界定的“对抗心理”,不得不承认实验艺术把民间边缘个体拖入了现当代同一语境。实验性是主题,那么同一方向的东西有一件就行了,如果方向相同不论如何变换材料,形式,大小,都是重复,如果按实验的主题,有实验性的东西有多少???
宋军生香痕:没有相对的公众性,没有一个相对行之有效的公众监督选拔制度!一切圈子里敲定的和谐式艺术选拔,都是令人嗤之以鼻的行为!
楊毅达:实验艺术其实也是我们的一场必修课,这也是我们当代艺术发展成长路上的唯一途径。
吴以强:@刘大嗨 我只能理解为相对于僵化单一的官方模式。
楊毅达:个人认为实验艺术当是思维体系还没有健全的基础之上,当代艺术具有一定的实效性,同时也还要和传统文化的对接与融合。
吴以强:艺术家~或任何相关的后现代市民~是如何面对非真实的仿真的超真实的呢?前提是艺术作品也成为消费主义的复制品(超真实)。你可以接受“万事皆空,怎样都行”,你也可以像利奥塔规劝的那样,继续进行实验。但问题是,不在有任何用来判断实验中的不熟悉事物的规则或类别。“那些规则和类别是艺术作品本身正在寻找的东西” 当代艺术的状况意味着为了弄清你所做的规则而进行没有规则的工作。
楊毅达:可以艺术,可以反艺术,但应当以艺术为艺术,以艺术反艺术,而不是以政治为艺术,或以政治反艺术。更彻底地说,应当以生命为艺术,或以生命反艺术。无论艺术、政治、经济、科技,还是其他,都不可以反生命-----不仅仅止于人类的生命。我乐意于重申,艺术乃是一门有关自由、尊严和秘密的科学。哦耶!(俞心焦发给我的)
吴以强:这是我喜欢的话语,不止一次地在使用。
楊毅达:谢谢俞老师,您的这番话很是精辟。个人认为,人和人之间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只是人的能力上不平等,故而造成千差万别的社会现象,也丰富了人的内容。作为艺术家,就是在这两者之间寻找一个结合点包括社会、人文、政治、哲学、宗教等等(我的回复)
宋军生香痕:历史被层层的谎言覆盖着,其实只要有一些有力量的细节,就能戳穿这些谎言。徐星
吴以强:记性好,忘性大的缘故。很多作品的作者和作品名记不起来,讨论具体作品有了障碍。手绘稿的动画作品很不错,人与自然生态的关系交代很到位,极富想象力~很好看!
楊毅达:但历史还是历史哦!
高山流水之父:展览的文字说明超越作品的力度,学院思维清晰可见,实验是一次院校的实验!
宋军生香痕:历史以来,国人太容易服帖,稍微灌注一点“心灵鸡汤”,就会大醉!不省人事,以至不能自己,成为欣喜若狂的病态!
吴以强:宋庄近几年的主题展,如长风持续策划的“纸上~至上”,包括其这几年策划其它主题展,都能亮眼地看到宋庄艺术的“实验”的成果。宋庄美术馆近几年的展览已经倾向于实验艺术,最近的一个年青艺术家的联展就相对国内总体状况来说就是先锋和实验的。虽然仍有借鉴和抄袭的问题,但不可否认这些展览无形中推动了艺术多元化的进程,拉开了实验艺术的序幕。全国美展实验单元离宋庄“自由生态”艺术现状尚无关联,距离遥远,但从艺术本源出发作为艺术探索的核心价值是一致的。宏大叙事:在让•弗朗索瓦•利奥塔的作品中,宏大叙事构成了一种放之四海皆准的阐释理论,这种理论不允许任何对其原理的本质性的对立。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自由人文主义是另一个例子,它们的意识形态总体来说都倾向于这样一种独裁主义的方式运作。小叙事:宏大叙事的对里面,小叙事包含了想法相似的,试图颠覆宏大叙事的权利的个体所组成的群体。小叙事仍然保持在一种对立的层次,而拒绝使自己变成他们所反对的那种独裁性的意识形态。
楊毅达:@吴以强 经典。
吴以强:@刘大嗨 参看前面利奥塔的规劝。
 
东哥:@吴以强 经典。
宋军生香痕:五四时期的“文艺思潮”在艺术界的影响渐渐趋于式微,在新世纪的今天,同样很少看到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文艺思潮”,也很少看到不同思想艺术流派之间的斗争、争鸣与批判!文艺都在“宣教”和“粉饰”的路线里挣扎。
一个好的文化体制, 它所建立的文化结构,以及文化结构背后的格局,能将从底层人民到精英知识分子,甚至包括一些敌对者内心的主体力量最大程度激发出来,实现真正的文艺百家争鸣。最终促使一个新的国家文明在现代历史中诞生。
楊毅达:今天晚上感谢大家的参与,虽然有些争议,但都进入了一种理性的思考之中感谢@吴以强 所提供的探讨主题。感谢@心鹤 所提供的资料再次感谢大家的参与,对于实验展区,美协也是一次尝试,但他毕竟也是迈出了第一步……
 

[源自:中国著名书画家网收集]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