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艺海拾贝 > 李可染与齐白石的师生情谊
李可染与齐白石的师生情谊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1-08 09:49 |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 作者:张冉





  2015年1月6日下午,【雅昌圆桌】“李可染的山水艺术”在798艺术区雅昌艺术中心举行。本期邀请的嘉宾有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著名艺术家李小可先生以及北京画院美术馆的馆长吴洪亮,由雅昌艺术网副总编辑陈奕名担任本期【雅昌圆桌】主持人。

  去年12月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的“江山无尽——李可染的世界系列作品展”,集中展示了可染先生从1943年至1989年间的重要山水精品70余幅,表现了可染先生在山水画上的突出成就。在本期的雅昌圆桌上,两位嘉宾梳理了李可染先生从师法古人到自成一格的艺术历程,其中,拜师齐白石的经历,给李可染先生的从艺之路带来了巨大变化。

  雅昌圆桌:李可染的山水艺术

  时间:2015年1月6日14:30

  嘉宾:北京画院艺委会主任、著名艺术家李小可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

  主持:陈奕名

  地点:雅昌艺术网798艺术区演播室

  

  陈奕名:策划“无尽江山”这样一个展览,梳理了李可染先生近半个世纪的作品,我们按照时间轴来看的话,李可染先生一生在山水创作中大概分成几个阶段,有哪些转化呢?

  吴洪亮:上世纪40年代可染先生对中国传统山水,中国画的精髓进行了深入研究以及个性化的表述,50年代开始对祖国山河进行中国画方式的写生,进入上世纪60年代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可染先生的山水画开始逐渐进入个人风格的成熟阶段,尤其是“文革”以后到80年代末,无论是对前人传统的继承,还是对于造化的感悟,可染先生的作品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度,自我抒怀,笔墨解放,从而呈现出集大成的山水画面貌。可以说,本次展览对可染先生一生山水画的发展进行了全面而完整的呈现。

  陈奕名:从早期的师法古人,到40年代末,拜齐白石先生为师,李可染先生的画面开始发生变化了,这种变化有怎样的思想资源作为支撑?

  “匆忙”拜师

  李小可:我父亲拜齐白石为师是经徐悲鸿介绍,当时的齐白石是中国画坛的巨匠,人们有敬畏之心,另外,还有传言说老人有点儿吝啬,你别到那儿多呆会儿不能吃他的东西,实际上我父亲去了以后情况是不一样的。他是年轻人,战战兢兢,想我拿一卷画给老师看看,当时坐在藤椅上的白石老人看了几张以后就站起来了,走到他的柜子旁边,找了一些纸出来,他问我父亲说你出过画册吗?我父亲说没出过,他说你要出画册,拿这样的纸会延年益寿,寿命会长,因为被当时我父亲的画所感动。

  后来,我父亲说我们特别崇拜您,希望能够拜你为师,白石老人点头……当时家庭情况比较困难,想要卖一点画,攒一点钱,在一个场合请徐悲鸿校长等等一起做个见证,正式磕头拜师,耽搁了有大概一个星期,白石老人有点儿怪罪,问他的儿子齐良乙说,前些日子有一个叫可染的说要拜我为师,是不是不拜了呀,有点儿怪罪,所以齐良乙给我父亲打电话,说不用了,你赶快去,就赶紧磕头拜白石老人为师了。

  山水画家要有自己的风格

  李小可:拜师以后,父亲经常去白石老人家里看老人家画画,父亲受白石老人的影响,首先是绘画对于生活的表现。

  父亲说,白石老人一天很少说两句话,但是他把纸铺在桌上,一旦下笔,就会吓人一跳,给人出其不意的感觉。昨天画的是这样,到第二天绝对不是重复走的,而是另外的章法和笔墨,有一种新鲜的冲击力。

  有一天,我父亲拿着他的画给白石老人看,白石老人说,我一生都喜欢徐青藤的画,但是我现在还在写楷书,言外之意,就是说李可染你虽然很潇洒,但是用笔过快,笔墨缺乏分量,这个对我父亲的影响有两个,一个是要把传统和他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连接起来,第二个是要发现新的可能性,今天画一个牡丹,明天画一个樱桃,后天画一个虾或者画一个松树,完全不一样,探索新的构图和笔墨语言。

  在当时的展览中,白石老人的画要挂在那儿,其他花鸟画家就很吃亏,因为人们只看到白石老人,他的笔墨和表现力能抓住人,这个就启发我父亲,一定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当然,父亲的另一位老师,黄宾虹先生也启发我父亲很多。黄宾虹先生对传统文化有着深邃认识,熟悉历代美术史,笔墨研究很深。和很少说话的白石老人不同,黄宾虹先生滔滔不绝,会介绍中国美术的历史和审美上的经验,和他自己笔墨的体会。实际上,黄宾虹先生也在传统山水画里有所突破,他把一个具体的景象变成深邃又浑然一体的积墨,有一种抽象感,黄宾虹和齐白石这两位老师对我父亲后来的山水画创作产生了最根本的影响。

  “慢”中有厚重

  陈奕名:我观察到可染先生在50年代的时候画很厚重,人文感出来了,吴馆您觉得那时候可染先生的绘画有哪些心得呢?

  吴洪亮:我记得当时可染先生一篇回忆齐白石先生的文章,说他跟从齐白石十年,只学了一个字,就是慢,这跟前面我们看到的李可染先生的“快”、潇洒,的确有大改变。在慢里面,他寻求厚重,尤其到晚年,“几点成线”,线条充满张力。

  还有一点,从1954年开始,也是这次我们在展览特意加入的一个版块,就是可染先生开始和张仃先生、罗铭先生一起,进行持续性的写生,这使得他重新审视中国画,在面对自然的过程中,进行自我消化和解读。我觉得,这里面既有社会性的、历史性的责任感,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可染新生找到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这两个方面是李可染先生山水画创作达到我们看到的这样一个高度的原因。

[源自:雅昌艺术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