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展会展讯 > 中央美院与具象油画展:触摸历史的温度
中央美院与具象油画展:触摸历史的温度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5-21 09:09 |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 作者:宗和





 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的“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具象油画”展分为“新学启蒙”、“国家叙事”、“本体精研”和“当代关切”4个板块,从历史的视角勾勒央美油画家群.。.

  正在中华艺术宫展出的“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具象油画”展分为“新学启蒙”、“国家叙事”、“本体精研”和“当代关切”4个板块,从历史的视角勾勒央美油画家群体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创造。就像一幅长卷,既展现了几代艺术家在艺术上艰辛的探索,也展现了中国社会沧桑变化的深厚印迹。

  徐悲鸿《男人体正侧面速写》,52×44cm,布面油彩,约1924年  此作为徐悲鸿赴法期间所作。体造型严谨,结构精准,用色考究,暖黄色人体与冷蓝色背景色彩对比响亮悦目,用笔肯定有力,一气呵成。  徐悲鸿《男人体正侧面速写》,52×44cm,布面油彩,约1924年  此作为徐悲鸿赴法期间所作。体造型严谨,结构精准,用色考究,暖黄色人体与冷蓝色背景色彩对比响亮悦目,用笔肯定有力,一气呵成。
  艾中信《紫禁城残雪》,38×70cm,板面油彩,1947年  此画是艾中信先生独自一人在寒冷中登山写生所作,匆匆而返,回来给画面解冻,笔迹多草率,这草率正好是“来不及画坏”。景色中透露出寒气压城和夕阳光照交织的矛盾情境。  艾中信《紫禁城残雪》,38×70cm,板面油彩,1947年  此画是艾中信先生独自一人在寒冷中登山写生所作,匆匆而返,回来给画面解冻,笔迹多草率,这草率正好是“来不及画坏”。景色中透露出寒气压城和夕阳光照交织的矛盾情境。

  A新学启蒙

  (1900-1949)

  宋步云《团城(白皮松)》,61.5×52.5cm,布面油彩,1947年  徐悲鸿于1948年5月7日在天津《益世报》发表《介绍几位作家的作品》,其中评道:“宋步云之《白皮松》,妙手偶得。”  宋步云《团城(白皮松)》,61.5×52.5cm,布面油彩,1947年  徐悲鸿于1948年5月7日在天津《益世报》发表《介绍几位作家的作品》,其中评道:“宋步云之《白皮松》,妙手偶得。”
  孙宗慰《蒙族女子歌舞》,82×121cm,布面油彩,1942年  徐悲鸿在《孙宗慰画展》中写道:“孙宗慰……写西北蒙藏哈萨克人生活,以其宁郁严谨之笔,写彼伏游自得,载歌载舞之风俗,与其冠履襟佩、奇装服饰,带来画面上异方情调……”  孙宗慰《蒙族女子歌舞》,82×121cm,布面油彩,1942年  徐悲鸿在《孙宗慰画展》中写道:“孙宗慰……写西北蒙藏哈萨克人生活,以其宁郁严谨之笔,写彼伏游自得,载歌载舞之风俗,与其冠履襟佩、奇装服饰,带来画面上异方情调……”
  冯法祀《捉虱子》,布面油画,151×114cm,1948年  闻一多在《冯法祀战地写生画展观后》中写道:“这是人间生活的写照,在画面上是以人为主体的。”  冯法祀《捉虱子》,布面油画,151×114cm,1948年  闻一多在《冯法祀战地写生画展观后》中写道:“这是人间生活的写照,在画面上是以人为主体的。”

  清末民初,国门打开,西学引入,促成中国近代史上影响最为深远的文化巨变。在20世纪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有李铁夫、周湘、李叔同、郑锦、李毅士、丰子恺、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颜文樑、林文铮等一大批著名美术教育家,草创并建立了中国的现代美术教育体系。他们追求五四以来爱国知识分子的“民主”与“科学”理想,将西方的学院美术教育思想与方法引进中国。

  中国人在对西方绘画的研习借鉴中,创作出具有三度空间感的“真实”绘画,对西方写实油画的认识逐渐从技术层面深入到文化层面,将油画发展成为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视觉艺术样式,一种新的观看时尚。

  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北京美术学校成立于1918年4月15日,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出席开学典礼并讲话。作为20世纪中国第一所国立美术学校,设立中画系、西画系与图案系,西洋画(油画)教育由此展开。1926年林风眠任国立北京艺专校长,邀请法国画家克罗多(1892-1982)任西画系主任教授,至1946年徐悲鸿掌校时的绘画科分为国画组、西画组,油画教育始终是核心教学内容。前辈艺术家在艰难的历史环境条件下,在诸多限制的文化空间中,发展了具有东方美学气质的中国油画,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继承。

  詹健俊《起家》  140×348cm   布面油彩  1957年  这幅画的题目是颇有象征意味的。这是詹健俊自己艺术上的“起家”的时期,也是中国油画在新的文化情境中“起家”的时期。  詹健俊《起家》  140×348cm   布面油彩  1957年  这幅画的题目是颇有象征意味的。这是詹健俊自己艺术上的“起家”的时期,也是中国油画在新的文化情境中“起家”的时期。
  曹达立《归国路上》  111×267cm   布面油彩  1961年  曹达立在这幅画上,记录了他远涉重洋,国土在望时的激动心情。在凭舷眺望的青年眼前,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曹达立《归国路上》  111×267cm   布面油彩  1961年  曹达立在这幅画上,记录了他远涉重洋,国土在望时的激动心情。在凭舷眺望的青年眼前,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王文彬《 夯歌》  156×320cm   布面油彩  1962年  这件作品一经展出就引起强烈反响,但在“文革”中被打为黑画,1977年得以平反后被视为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也成为王文彬的代表作品。  王文彬《 夯歌》  156×320cm   布面油彩  1962年  这件作品一经展出就引起强烈反响,但在“文革”中被打为黑画,1977年得以平反后被视为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也成为王文彬的代表作品。
  侯一民《地下工作者》,210×176cm,布面油彩,1957年  此画是侯一民在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的结业创作,又名《地下印刷所》,描绘的是画家本人亲身经历的真实事件。  侯一民《地下工作者》,210×176cm,布面油彩,1957年  此画是侯一民在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的结业创作,又名《地下印刷所》,描绘的是画家本人亲身经历的真实事件。

  B国家叙事

  (1949-1976)

  1949年9月,来自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的华北联合革命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同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合并,1950年1月成立了中央美术学院。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指引下,在徐悲鸿、江丰等人的推动下,中央美术学院积极推进新中国美术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为主体,构建新中国的历史叙事和集体记忆。这种国家叙事,不仅包括革命历史题材,也包括英雄形象的塑造、社会主义劳动建设、普通人民的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油画也在中国美术的诸种形态中被赋予了展现大国气象、塑造民族精神的重要使命。

  以国立北平艺专多年的艺术教育经验和解放区美术家面向生活、面向社会、为人民服务的创作经验相结合,中央美术学院探讨现实主义艺术创作和教学的开端,使革命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深入人心。此前,“北平艺专只有构图课,没有创作课”(靳尚谊语),“此后创作课列入教学计划定为制度”(罗工柳语)。

  这段时间,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创作以反映现实生活的写实主义为主体,沿着中西融合的道路发展,以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罗工柳油画研究班的基础训练和主题性创作最为突出,在油画教育正规化、向苏联油画学习的进程中,积极探索中国油画的特色。中央美院为国内各高等美术学校和创作机构培养了许多优秀的油画家和教育家,推动了中国油画主流形态的形成与完善,涌现了一大批20世纪中国油画史上的代表性作品。

  靳尚谊《青年女歌手》  74×54cm   布面油彩  1984年    靳尚谊《青年女歌手》  74×54cm   布面油彩  1984年  

  靳尚谊《青年女歌手》  74×54cm   布面油彩  1984年  此作品是靳尚谊的代表作之一,也是“新古典主义”的经典作品。“新古典主义”特指继乡土现实主义之后在中国兴起的一种以学院为基础的新写实风格,发轫于靳尚谊。“新古典主义”借鉴法国的学院派古典绘画传统,造型凝练含蓄,笔法细腻柔和,色调恬静典雅,与笔触阔大的苏派油画有所不同。

  此作品在构图上借鉴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巧妙之处在于将《蒙娜丽莎》背景中的真实风景置换为中国五代时期范宽的山水画,表明了作者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

  此作品中的女歌手为我国著名歌唱家彭丽媛。靳尚谊以西方古典主义半身像的典型造型塑造了青年时代的彭丽媛,不仅形貌酷肖,而且很好地捕捉到了人物的心理状态以及沉静端庄的精神气质。

 申玲《发廊系列-1》,150×190cm,布面油彩,1990年  申玲1990年代的作品带有强烈的叙述性,“地点”大多是教室、工作间、出租房以及附近的“理发店”等。  申玲《发廊系列-1》,150×190cm,布面油彩,1990年  申玲1990年代的作品带有强烈的叙述性,“地点”大多是教室、工作间、出租房以及附近的“理发店”等。
  赵半狄《在那个早晨》,200×190cm,布面油彩,1990年  赵半狄以写实的手法描绘日常生活的一个细节,从人物慵懒、迷惘的状态中,观众可以体会到1990年代青年人面临的普遍困惑。  赵半狄《在那个早晨》,200×190cm,布面油彩,1990年  赵半狄以写实的手法描绘日常生活的一个细节,从人物慵懒、迷惘的状态中,观众可以体会到1990年代青年人面临的普遍困惑。
 陈丹青《洗发女》,54×68cm,布面油彩,1980年  陈丹青曾提及:“……妻子的身体美极了,所以画了背还不算,把洗完后站着梳头的身影也画了进去。”  陈丹青《洗发女》,54×68cm,布面油彩,1980年  陈丹青曾提及:“……妻子的身体美极了,所以画了背还不算,把洗完后站着梳头的身影也画了进去。”

  C本体精研

  (1977-1999)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对外开放与改革,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结构与人民的精神面貌,也对中国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中国美术走出了相对封闭的传统体制,在一个更为开阔的文化视野中展开了新时期中国美术的创作潮流,特别是中国油画,涌现了许多在思想内涵与形式语言上都锐意求新、反映时代进步的优秀作品。

  在1980年代新潮美术的激进潮流中,中央美院油画家坚定“艺术为人民”的理想,坚持艺术语言的研究探索,坚信只有不断提升艺术表现的质量和品格,才能在艺术史上获得应有的价值。在靳尚谊、詹建俊、朱乃正等油画家的引领下,有关西方油画史上的新古典主义研究和现代油画语言研究,成为中央美院中青年油画家持续关注的学术课题,在保持艺术与现实的密切关联的同时,也提升了品格与气质。

  20世纪90年代后期,中央美院油画家在创作中转向更为日常化、生活化的图像表达。这是因为社会经济发展的迅速,物质生活的改变成为民众关注的重心,个人的利益诉求和表达、积极参与社会改革成为时代的主旋律。有关艺术家创作中的个人性,以及当代艺术对于个体经验和价值观的重视,使得中央美院油画家创作中的“人民性”在90年代后期发生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变化,并且出现了一批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具有重要影响的中青年油画家。在艺术的视觉表达方式上,大多数中央美院油画家坚持了写实性的艺术方法,但是更为广泛地借鉴了国外绘画艺术的多样化表达方式,特别是将当代艺术观念与写实语言相结合,使作品获得了贴近现实而又具有思想深度的极具表现力的视觉力量。

  忻东旺《消夏》,210×280cm,布面油彩,2009年  忻东旺对人物的深刻理解、同情直到悲悯,全都来自于他自身的经验。他的艺术中有一种民间式的幽默,但这种幽默并没有改变他的艺术作品本身具有的深刻的悲剧性。  忻东旺《消夏》,210×280cm,布面油彩,2009年  忻东旺对人物的深刻理解、同情直到悲悯,全都来自于他自身的经验。他的艺术中有一种民间式的幽默,但这种幽默并没有改变他的艺术作品本身具有的深刻的悲剧性。
  刘晓东《白胖子和他爸》,200×200cm,布面油彩,2000年  “胖”是刘小东关注现实的一个切入点,他在这件作品中对皮肤惨白、虚胖的城里人的刻画,仿佛是对这种针对皮肤深浅的审美偏见的报复,彰显着一以贯之的现实主义态度。  刘晓东《白胖子和他爸》,200×200cm,布面油彩,2000年  “胖”是刘小东关注现实的一个切入点,他在这件作品中对皮肤惨白、虚胖的城里人的刻画,仿佛是对这种针对皮肤深浅的审美偏见的报复,彰显着一以贯之的现实主义态度。

  D当代关切

  (2000-2014)

  中国近现代美术具有不同于西方现代美术发展过程的独特性,和独特的多元文化价值。除了它所特有的注重主题性与思想性的意识形态特征,也有其独立的艺术语言的发展轨迹。中央美院油画系教师的创作重心,始终与20世纪中国现代史上的重大社会转折与事件相关联,不仅关注人民群众在每一历史发展的重大时期的集体表现,同时也从微观角度关注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进入新世纪,中央美院的油画教师世代交替,油画教学和学术研究所面临的课题也有很大不同。但是,现任油画系的教师仍然是中国美术院校中具有实力和影响力的艺术家群体。在中国油画起伏激荡的学术思潮中,这个群体坚持实事求是的学风,立足于创作和教学,正视困难,解决问题。新世纪以来的艺术成果证明了中央美院前辈油画家所开创的学术传统,在现在和未来仍然富于生命力。

  近年来,中央美术学院在油画学科设置、教材建设、师资引进与培养、中青年教师扶持奖励等方面给予充分重视,以各种方式在社会公共层面扩大油画艺术的传播,重塑中央美院造型艺术和油画系的学术影响力。面对当代文化格局做出积极的实践和改革,呈现中国油画在新时期的文化意义和社会价值,推动中国艺术和人文建设,增强民族文化素质。

     作者:宗和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源自:新浪收藏]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