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名作欣赏 > 点校整理本《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选
点校整理本《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选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6-19 08:47 |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唐代孙位《高逸图卷》(局部)唐代孙位《高逸图卷》(局部)元代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卷》中第一段王冕画梅元代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卷》中第一段王冕画梅元代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卷》中第二段吴镇画竹元代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卷》中第二段吴镇画竹
五代南唐赵幹《江行初雪图卷》(局部)五代南唐赵幹《江行初雪图卷》(局部)

  张珩

  张珩的《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被称为凝结着“张珩最精要的书画鉴定思想”。2000年,《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曾由文物出版社影印出版。鉴于影印本字迹多模糊不清,释读不便,上海书画出版社历时四载对原著进行点校整理,终于在前不久排印出版。《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本期特刊发《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点校整理本节选,以飱读者。

  孙位高逸图卷(上博)

  外签,行楷书,梁真定笔。

  图绢本。设色画人物。高士四人,童侍四人,凡八人。高士皆席地而坐,下设毡毯,衣冠皆两晋六朝之制,非唐时风尚,或位所作于人物皆有所指,而宣和泛题为高逸图欤。本身无款,前宋绫隔水上有宣和墨题。此图为位传世唯一真迹,靳伯声从东北携示,昂不能致。一九五一年徐森老以三亿元为上博购得之。

  开卷画夹叶树一株,仅见其半,一人戴渊明巾,系白练裙,披纱上衣而裸,抱膝坐毯上。后一童子椎髻乌靴,两手捧一木背倚架,架前一锦裘倚墩,前设铜尊罍一,托杯一。高士作凝思状。次作石一峰,峰后芭蕉数株,蕉小于石,盖犹是古布图法也。一童立石前,椎髻赤足草履,负一木箱,两手捧书帙一,中有五卷。高士戴冠,右手执杖,左手置右手上,前设书帙,上置一卷,掩而未启,毯上四角各有铜钟状压器,一旁亦有一铜鼎状物,亦系白练裙,上穿纱衣,以朱于衣纹转折处勾之以示红色,此法殊古雅也。次又作一湖石,石后矮竹数竿,竹叶作圆形,极古拙,谓其非竹则有节,因仍以竹名之。高士戴角巾,侧顾而唾。一童跪毯上,两手捧唾壶承之,其壶两旁有穿,左手拇指、右手食指适承穿中。观此知今世传唾壶之有穿者非以系绳,而以之承指也。前有大口鼎一,中贮一匙,旁一盘中贮杯三,其盘有足,似斛,旋之承盘,杯似白瓷,其制高身矮足,亦六朝隋唐时常制。高士两手执一方斗,此物今世未见有早期遗物,疑范增所碎玉斗制或相似,则战国秦汉时皆用之物,乃未有所传耳。末一人倚锦墩,戴冠,两手持扇,扇甚长,或古蒲葵之制如此也。毯上置二豆,中各有桃实三枚,一童持盘,中有六角杯,佝偻进饮。四童中惟此童戴小乌巾,下穿皂靴,与第一人同。高士皆修眉而髯。其毯有多色,惟此一毯作碧色,毯上另置豹皮,与前三人异。卷末复作一树,似槐榆,亦见其半。此图衣冠器物多可有所考证,然米元章云古人作器物衣冠往往非制。位此图所作必晋六朝间人物,相去三数百年,未必与当时服御相合,但终不致如今人作者如痴人说梦也。古画重人物,信有以哉。

  宋黄绢隔水。宣和御题书于绢上。

  跋纸。司马通伯一跋,行书大约寸许,凡七行。

  赵幹江行初雪图卷

  外签,行书。

  前隔水,贝纹黄绫。高二六点七公分,宽一二点三公分(编者注,原文为“公分”,今通用“厘米”)。金章宗御题标签,书于图前,并有三玺。乾隆题小行书七行,亦书于绫上。

  按:明昌书法仿效宣和,而传世绝少,所见祇此卷标题七字,及《捣练图》《虢国夫人游春图》标题,又祁序《江山放牧图》上标题而已。其中祁序一卷战乱之后不知存亡,故今知确存者惟此三卷之标题耳。大凡明昌较近宣和晚岁用笔方中带圆之作,而乏骨力,相去固道里也。此卷骑缝之“秘府”葫芦印,“明昌”方玺、“明昌宝玩”(此二玺是玉印),“御府宝绘”,“内殿珍玩”,三方玺又于拖尾,纸中央押“群玉中秘”大长方玺,“明昌御览”大方玺,即所谓“明昌七玺”也,所见亦惟此卷最为完整,可以作为标准者。

  绢本。高二五点九公分,长三七六点五公分。淡设色。安岐《墨缘汇观》称:“布景精奇,树石极异。通卷洒粉为雪水,故勾画纤劲。人物大小不一,有行于长林雪堤者六人,前一人乘骑,一人负物随行,后未渡桥者二人,策蹇前行二人,肩戴随后,各具寒凛之状。黄芦深处渔家老幼少壮捕鱼之态,摹写殆尽。其舟筏茅铺罾网之属,无不备具”云云,大略尽之。通卷共四十三人,除此六人外皆渔人捕鱼,以及生活诸事,实“雪江捕鱼图”也,命为“江行初雪”者,或以雪中江行所见形诸绘事而名欤?抑别有深意,未可知也。衰芦寒草,踈柳丛竹,皆作风势,水纹亦然,虽劲如屈铁而自具生动之趣,真神品也。独人物多作寒苦之容,观之令人不欢耳。其中树石画法后世惟唐解元略得其法,或曾见此卷者。款字一行在卷首,字大径寸,骨力苍劲,有柳诚悬意,干亦当以书名家者,惜仅存此数字,致湮没不彰耳。启元白尝疑此题出后主手笔,谓其有金错刀法。然煜书今世无传,究难论定。或干书从煜所好而习之者,亦足觇南唐当时之风尚矣。卷中“天历之宝”大玺后有“神品上”三字,疑是元文宗笔,记以俟考。

  后隔水,宋绫。高二六点二公分,宽一二点四公分。

  跋纸。高二六点三公分,长九〇点二公分。元人题名小楷书,自左至右凡十二行。

  元王冕吴镇梅竹双清卷

  引首纸本。高二二点五公分,横七五点三公分。沈度隶书四大字,楷书款。

  第一段,王冕画梅。纸本。高二二点四公分,横八一点四公分。此图于卷末水墨画梅枝,斜出,仅数小枝。安氏《墨缘汇观》评为“笔墨闲淡,甚有清致”者,不虚也。卷前长题二段,前诗行书,十三行,字稍大;后诗小行楷,十九行。此二诗皆王自题,词句牢骚,书法古雅。弇州跋中疑前诗似杨廉夫,非也。安氏已为拈出,特怪周伯器、王凤洲皆博雅著称,弇州且以鉴藏名家,乃不知“竹斋”之为元章别号,殊为可异也。余每疑此图前题既长,而画乃仅占四之一,且仅作斜出数小枝,山农于题后亦未署款识,似系长卷之前端,非完璧也。特此卷三百年来历经前辈鉴家着录,从无一语涉及,亦未敢遽作定论。然疑终莫释,爰记于此,以俟后来者论定。

  第二段,吴镇画墨竹一枝。淡黄纸本。高二二点四公分,横八九点一公分。纸有接缝处,曾光题书于画前本纸。竹梢一枝,以秃笔作枝叶,乃道人本色。画不甚精,而自题十七行,则用意之书也。甲申为至正四年,道人年六十五。

  跋纸,二接。高二二点二公分,横一〇五点四公分。乾隆御题小行书十六行,书于接缝处上方。

  沈周桑蚕图扇

  金笺本,上有云凤暗花,此高丽制也。高十七公分,径宽四九点三公分。水墨。画二桑叶,蚕攒食,笔墨生动,恍有蠕动之状,石田写生中上乘也。款行书六行,在左方。

  唐寅秋风纨扇图轴

  纸本。水墨。画右下角作墨石,水墨烘染,极其神韵。坡上一仕女,持纨扇而立,若有所思,坡侧又作双钩小竹一丛。此图不独笔墨超逸绝尘,兼之寓意深远,又非衡山诸公所能及也。自题行书二行,左行,在后幅侧。虚斋在时,以此幅及《春山伴侣》《古木鸜鹆》二轴命为“三绝”,极其宝秘,今皆归上海博物馆矣。

  项墨林题纸二方,装于幅右。按子京生嘉靖四年乙酉,此题庚子,乃嘉靖十九年,子京方十六岁,而跋语乃有“肮脏负气”之语,必后人妄增者,应撤去。然观之既久,记忆不真,俟再以真迹鉴定,姑仍记于此。

  林佶题在旧裱边。绢本。行书二行,甚精。今截装在幅左。

  董其昌青弁图轴(翁和庆)

  纸本。高二二五公分,横六七公分。水墨。画山峦层迭,大非思翁平时两截山可比,笔墨与《婉娈草堂图》极相似。书款行草,亦董书中上乘,虽自题为“青弁图”,然与原图毫无相似之处。丁巳为万历四十五年(1617),思翁年六十三岁。■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源自:东方早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