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名作欣赏 > 揭秘《江山如此多娇》的背后故事
揭秘《江山如此多娇》的背后故事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5-07-15 11:37 | 文章来源:新浪收藏 | 作者:葛玉君





傅抱石与关山月创作《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与关山月创作《江山如此多娇》《江山如此多娇》当年的送审稿《江山如此多娇》当年的送审稿傅抱石 1959年《江山如此多娇》 30.2×65.9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 1959年《江山如此多娇》 30.2×65.9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文/葛玉君

  《江山如此多娇》是著名山水画家傅抱石、关山月历时四个月,于1959年为北京新建的人民大会堂所绘的巨幅山水画。其高5.5米,宽9米的巨大幅面是中国画历史上空前的,毛泽东主席亲自为作品题句:“江山如此多娇。”整幅画面表现出新中国生机勃勃的景象,而这张山水画也是上个世纪50年代“毛泽东诗意画”的杰出代表。

  我们知道,为了在1959年展现新中国十年来的建设成就,国务院决定兴建首都十大建筑,人民大会堂便是其中之一。1959年人民大会堂建成之后,需要一批作品来对内部进行装点。1959年4月底,傅抱石与关山月接受了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的任务。画作完成之后将准备悬挂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墙上,而人民大会堂是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和举行国事活动的场所,对绘画作品有很高的要求。因此两位画家在接受任务的同时,也是倍感压力。而《江山如此多娇》的命题画首先“要求能体现出毛主席词《沁园春•雪》中‘江山如此多娇’的诗意”。关山月和傅抱石认真研究后,按周恩来总理的意见“整个画面要表现出我们伟大祖国的风貌:近景是江南青绿山川、苍松翠石;远景是白雪皑皑的北国风光……”画出了小稿,并呈交给周总理观看。周总理看了画稿以后建议,画面还要画上红太阳,既体现“东方红,太阳升”之意,同时“也是象征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在紧张的制作草图的过程中,陈毅、郭沫若、吴晗和齐燕铭等同志曾来了解他们创作的进度。在听了两位画家反应“题材实在太大,不大好把握”后,陈毅笑着说:“绘画也跟作诗一样,首先要立意。江山如此多娇,首先在画面上必须突出一个‘娇’字,既要概括祖国山河的东西南北,又要体现四季变化的春夏秋冬。只有在‘多’的气势中,才能体现出‘娇’来……”草图的第四稿通过之后,两位画家便把东方饭店二楼的会议厅辟为画室开始着手作画。而得知两位画家分属不同的画派后,细心的郭沫若还曾对两位画家提醒道“一定要保持各自的风格,但又一定要使画面求得和谐统一。”而在创作的过程中两人始终能够相辅相成并尊重对方的特长。傅抱石负责画流水瀑布,而前景的松树和远景的长城雪山则由关山月来完成。所用宣纸是乾隆年间存留下来的厚古宣,毛笔最大的像苕帚那么大,而且是由荣宝斋特制的一米多长的大笔和排笔,并用五六个大号的脸盆作为调色盘……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两个多月草图准备,两个月的紧张创作,在《江山如此多娇》这幅巨画快要完成的时候,周总理特地前来关心指导。周总理看了挂在墙上的画以后指出“画面上这个太阳小了点儿,是不是可以再画大些?”进而又解释道“如果这幅画悬挂起来,这个红太阳肯定显示不出她的雄伟,其象征意义也就显示不出来了!你们看,我说的对不对?”听了周总理的意见后,傅抱石和关山月立刻改进,把巨画上端的红太阳画得比篮球还要大些。后来周总理看后,高兴地说:“好嘛,这才表现其伟大的气魄嘛!”周总理不仅对画作提出许多宝贵的意见,同时他还给予两位画家无微不至的关怀,并为他们准备了茅台酒。画作完成之后,最为重要的一项是请毛主席为画落款,当时毛主席正在外地考察,不在北京,但他还是高兴地在百忙之中题写了四份“江山如此多娇”,还在有的字旁打了圈,有的画一两个圈,有的画三四个圈,回函中写道“供选择”。大家猜想,大概圈圈多的一定是主席自己感到满意的,不妨就挑圈多的字拼起来,果然十分和谐。然后由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张正宇负责把“江山如此多娇”六个字放大描摹在画面上,整整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完成。最后,毛主席的四幅书法中的三幅分别送给关山月、傅抱石、张正宇个人珍藏。另外一幅则存放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作为档案资料收藏。画上放大的印章《江山如此多娇》是由齐燕铭镌刻的。

  1959年9月29日晚上,大画《江山如此多娇》装裱完毕,赶在国庆十周年的盛典之前悬挂在新落成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这就是以后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经常接见外宾合照的地方,也是值得人们怀念和向往的地方。50年过去了,这一切都已成为历史,《江山如此多娇》也成为国家的文物了。

  《江山如此多娇》一方面不仅表现了祖国生机盎然的壮丽山河,极富时代色彩与政治意义。而另外一方面,如果从中国美术史的角度,或者说是从中国画尤其是中国山水画发展的角度来看,《江山如此多娇》也是极富学术价值的。

  其一,《江山如此多娇》作于1959年,当时正是“二为方针”指导文艺思想的时期,如何为社会主义、为工农兵服务自然也是包括中国画家在内的整个美术界的指导方向,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模式成为了时代标准,在中国画领域,人物画则因其特殊性更能表现社会现实因此受到广泛关注,而山水画、花鸟画则因其题材的局限性,地位远逊于人物画,而被轻视甚至忽视。正是在这样的一种语境下,以“江山如此多娇”、“六盘山”等为题的“毛泽东诗意山水画”以及以描写井冈山、韶山等为主题的“革命圣地山水画”便应运而生,这些作品尽管没有直接的表现工农兵生活,但对毛泽东诗词的图解以及对于革命圣地的描绘在某种意义上也完全可以被看作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另一种体现,因而获得生机并得到广泛的认可。这样一种创作形式不仅造成了上个世纪中国山水画领域中一种独特的风格面貌的形成,更为重要的是为山水画在当时条件下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成为当时中国画改造的成果之一。

  其二,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即传统中国画的继承与发展的角度去考察。在上个世纪50年代“二为”思想指导下,中国画的文人画传统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一种“遗产”,而中国画笔墨语言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描绘现实生活也受到了广泛的质疑,是否接受与继承已是其所面临的一个首要问题。傅抱石作为坚守传统的国画家,在描绘主题性的《江山如此多娇》的同时,对中国画传统笔墨语言进行了一次淋漓尽致的表达,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以中国画传统笔墨语言表现时代气息的历史典范,而另一位作者关山月则是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岭南画派在建国前其本身就注重写实技法并有写实主义倾向,因此建国以后便更加容易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时代标准相契合,在强调主题性的同时也突出了传统笔墨的重要性。正因为此,傅抱石、关山月二位画家所创作的巨制《江山如此多娇》一方面通过对毛泽东诗词的图解进而对祖国山河的描绘,表现出新中国勃勃生机的时代气息,另一方面则是在为山水画的发展开辟新的途径的同时更为传统笔墨语言的继承与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正是这样一种既表现时代气息又接续传统的完美结合,使其不仅成为那个时期颇具影响的标志性作品,同时也成为中国画自身发展道路上里程碑式的杰作!

  来源:《文物天地》2015年6月刊

[源自:新浪收藏]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