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艺海拾贝 > 从吴冠中先生的艺术谈传统的继承与发展
从吴冠中先生的艺术谈传统的继承与发展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6-03-22 10:54 |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松魂》 吴冠中

 吴冠中先生逝世转眼已经6年了,关于吴先生的艺术成就的争论一直还在进行着,有人看不惯他身前独享大名,仍然不断写文章对他的成就进行不公正的诽谤令人痛心;为此写下这篇文字以为缅怀。

 

吴先生生前性格耿介坦诚率真常发别人不敢之言,也因此得罪一些即得利益者,引起他们的不断攻击。往远的说那句“笔墨等于零”的笔墨官司便是对方断章取意故意歪曲的一例。

就在先生去世前的几年,因为画价的不断攀升引起了一波画家羡慕嫉妒恨,几个以维护传统为幌子的画家聚集在荣宝斎开研讨会,对他指名道姓进行批判,其中某位著名画家甚至咬牙切齿骂他为杂种!其景令人发指俨然文革再现。好在公道自在人心不是所有人都以为然,吴先生更是不予理喻,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

近日又有某位博导评论家拿吴先生说事情,在一篇《历史上没有一个靠花样能成功的大师》的文章里指吴先生不懂传统不尊重传统,甚至连印章都不会认。这是完全没有搞清楚传统的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是颠倒是非扰乱视听误人子弟的言论。

对于吴冠中先生的艺术成就先前已经有很多著名评论家如水中天贾方舟等给予过很高的评价,肯定了他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就,在此不再赘述。本文是站在一个吴冠中先生艺术的实践者和追随者的角度来谈谈体会和感受。

谈论吴先生的意义不能光着眼于他在艺术创新上的成就,应该站在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的角度来分析。这也是以所谓传统为名的一些人对他非议最多的内容。我们应该看到他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在继承传统和发展传统方面的贡献,说他不懂传统不尊重传统恰恰是颠倒了文化传统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更勿论去做到。

我认为研究吴冠中的意义应该从两个方面去探讨:

一、           他是将中国传统艺术——水墨带向国际的人,而不是带着西方的艺术形式来打败中国传统的人。换言之,他是在继承和发展中国的传统艺术。

二、           他将西方油画语言引入中国并创造出具有民族特色的中国油画,丰富了中国艺术语言。他强调油画材料没有国界,不是西方人的专利,中国人不必跟着西方人后面跑,提出了中国油画民族化的概念,是真正做到了洋为中用的人。

谈到这里我们不妨把另外两位和他相同经历的画家比较一下,一位是徐悲鸿先生,一位是林风眠先生。他们二人也都到过法国留学,都提出过洋为中用的概念。

徐悲鸿先生在法国学的是古典主义绘画,是所谓正宗的西方油画,但遗憾的是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我们走的太远却不明白为什么出发,难道要中国人接着西方的油画风格往下续吗?显然这问题也一定困扰着他,从他回国后很少做油画创作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并没有找到答案。

徐先生艺术上推崇现实主义语言,由于他的地位和影响力使得这一语言普及面很广,也因为现实主义手法通俗易懂很适合做为宣传工具很受当局青睐,但从艺术角度上来看并不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写实主义在西方发展了几百年,随着照相机的出现后艺术家们纷纷放弃了这一手段,改向探索更加新颖的艺术语言。

中国绘画一向以写意为主,写实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真空地带,所以一旦有将写实作为主流艺术语言便会野蛮生长,直到今天我们看看各大美院铺天盖地的写实主义教育,这到底是中国艺术之幸还是不幸呢?

另一位重要的画家林风眠先生在法国学习的是现代主义绘画语言,这是在写实主义之后由塞尚等人开启的新艺术,他们中的马蒂斯创立的野兽派和毕加索创立的立体派画风对林风眠影响很大。在他的戏曲人物系列中我们能明显地感受到立体派的穿在,同时他很注重吸收中国传统绘画语言,在中国皮影,陶瓷等中国特色中寻找灵感。他用简洁明快的线条画出中国风格的仕女和花鸟,但在构图和色彩借鉴了西方的形式,有着鲜明的时代感,是一位开一代中西结合画风的艺术大师。

正是有了林风眠这样的大师出现,更加坚定了吴冠中先生洋为中用的艺术信念,在艺术观点上和林先生一脉相承,有了精神导师。

我们再来谈谈传统,所谓传统是指历史沉淀下的思想、文化、道德、风俗、艺术、制度以及行为方式等。对人们的社会行为有无形的影响和控制作用。传统是历史发展继承性的表现,传统有好东西也有糟粕,好的传统起促进作用,保守和落后的传统对发展和变革起阻碍作用。对待艺术我们尊重传统客观存在但不能照搬传统,那样我们就是在重复前人的行为,没有体现我们的人生创造性。

 

创新本身就是传统的有机部分,没有创新就没有传统,将传统与创新对立起来,并且否认创新的所谓传统论者其实是“伪传统”,就拿王羲之来说,当时也被书法守旧的“伪传统” 庚翼咒骂:“小儿辈厌家鸡爱野雉,皆学逸少书!”这里被骂为“野雉”的便是我们无限崇拜的传统书圣王羲之。假如没有王的创新书体恐怕就没有我们目前的传统书法。

 

当下在我们的艺术界拿传统说事的人不在少数,动不动说这个不懂传统那个不尊重传统,好像只有自己才是活五百岁的人拥有这个专利和资格,其实就拿青藤八大这样大师级的人物来说,他们身前却实实在在不是个传统的人,一个装疯一个卖傻死后辉煌名重天下,他们的行为恰恰暗合了艺术产生的规律,就像愤怒出诗人一样,艺术往往是在嘲讽和辱骂中产生的。

西方绘画也有很悠久的传统,但很少听到他们打着保护传统的口号在传统中找饭吃,现在的西方画家几乎没有人再象伦勃朗或达芬奇那样画画,相反他们则将目光转移到东方学习,比如梵高借鉴日本浮世绘,毕加索借鉴非洲雕塑创造出了新的艺术形式。而我们的某些画家张口传统闭口宋元,却拿不出几幅令世界眼睛一亮的作品。

实际上吴先生深谙中国传统艺术,对传统爱之深痛之切,在其留法前的考试论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于中国传统绘画认识深刻见解独到,以至于当时的考官陈之佛先生爱不释手,忍不住誊写一遍一直保存到去世。假如吴冠中不懂中国传统艺术又怎么能能打动传统画家陈之佛呢 

1992大英博物馆为吴冠中举办了个展,这是该馆历史上第一次为一个中国水墨画家举办展览,应该看到这次展览不仅是吴先生个人的荣誉也是中国艺术的荣耀,这说明我们传统水墨艺术焕发出生机被世界所接受。试想如果吴冠中先生如某些人所说的那样不尊重传统能身体力行做出这样的成就吗?

搞艺术靠的是天份,不是靠资历和头衔的行当,但得酒中趣勿听醒者传,没有学习过吴先生的艺术没有研究过他的精髓就没有发言权。六祖慧能6岁便能直指人心道出真经,现在看来吴先生二十几岁对于传统的认识恐怕是某些博导终生也不能企及的。

 

吴冠中先生不仅在艺术上身体力行继承发展中国传统艺术,而且还有着极高的人格魅力与人文情怀。他常说:采风不是前呼后拥到地方享受风光,而是悄悄地下到基层了解民间疾苦。由于他是政协委员免不了能听到感受到一些来至地方的黑暗与无奈。他对学生讲到郑板桥的诗:衙斎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此小曹州吾县吏,一枝一葉总关情。道出了作为一个画家却胸怀天下心系人民的心声,希望能象鲁迅那样针砭时弊为人民发言,因此发过:“一百个齐白石也抵不上一个鲁迅”的感叹。然而有自以为是的续貂者接到:一百个吴冠中也抵不过一个齐白石。这显然不是一个层面的对话令人不耻替他脸红。

吴冠中先生一生勤奋创作作品无数,这些作品是他历经千辛万苦北上南下在孤独的状态下创造出来的,他视作品如儿女爱护有加,为了让这些作品不受损害坐火车他从遥远的云南回北京宁愿自己站着让画坐着。这些作品后来件件天价但他没有用来换取香车美宅几乎全部捐出,自己宁愿住在几十平米的老楼,吃着粗茶淡饭,用着简单的画案,以至于台湾画家刘国松看到他的真实生活和工作状况后不禁感动落泪。今天我们看他的作品之多令人震撼,光看完就要很多时间,这样的画家在我们这个时代不会找出二人,所幸的是他身前看到了自己的作品被世人承认给它们找到了归宿,吴冠中这个名字名至实归。

纵观吴冠中先生的一生,他是一个屈原、文天祥、郑板桥式的文人,他代表着正能量,代表着创造,代表着发展,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体现。他的人格魅力与艺术成就必将越来越被世人重视和认可。

中国即将进入一个新的文化大发展时期,希望我们在强调继承传统的同时更应该重视发展传统,只有摆清两者的关系才能认清谁才是我们民族传统的继承者,谁才是靠传统老本吃饭的“伪传统”。

吴冠中先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座丰碑,让我们铭记他的精神永存!

 

[源自:雅昌艺术网]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