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拍卖信息 > 诚轩18秋拍·书画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诚轩18秋拍·书画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1-05 14:58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几日前,九十四岁高龄金庸先生与世长辞,他曾向无数读者开启了通往武侠世界的大门,在他构建的世界中,“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核心的精神之一,无论是自尽于雁门关的萧峰,还是义守襄阳城的郭靖,乃至杨过、令狐冲、袁承志等等,无不是侠客的代表典范。

黄日华版《天龙八部》剧照黄日华版《天龙八部》剧照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八个字,金庸在《神雕侠侣》中借郭靖之口交代的清楚明白:“我辈练功学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江湖上所以尊称我一声“郭大侠”,实因敬我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然我才力有限,不能为民解困,实在愧当“大侠”两字。你聪明智慧过我十倍,将来成就定然远胜于我,这是不消说的。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大丈夫一生当为国为民,方为真正的侠之大者。”

黄日华、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剧照黄日华、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剧照

  而在民国时期的书画界,也有一位文武兼备、为国为民的大侠,他曾在卢沟桥事变后发誓曰:“恨我非猛士,不能执干戈于疆场。我将以我之画笔,写我忠愤,鼓荡士气,为海内艺苑同人导其先声!”这个人,就是虎痴张善孖。

张善孖张善孖

  目下说到张善孖,皆言他是张大千的兄长,把张大千视为张善孖的关键词,这种观点是不妥的,相反,必须要意识到的是,在1920至1940年代的中国画坛,尚未受到敦煌洗礼的张大千还只是个以临仿石涛、八大著称的山水画家,而乃兄张善孖则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了。

张善孖、张大千切磋画技张善孖、张大千切磋画技

  张善孖的一生,始终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这与很多只把精力放在艺术上的艺术家不同。1903年,22岁的张善孖东渡日本,先入明治大学经济系,复进该校美术专修班,1905年同盟会在东京成立,他旋即加入,成为早期成员。

张善孖在上海寓所门前张善孖在上海寓所门前

  1907年,张善孖回国参加四川保路运动,辛亥革命后任蜀军第一师第二旅少将旅长,如此文武双全,在近代画家中实属少见。1913年,张善孖又率部参加反袁斗争,二次革命失败后,名列全国要犯,被电令通缉,再赴日本避难。

张善孖伏虎图张善孖伏虎图

  1916年袁世凯倒台后,张善孖才得以回国,安心作画。张善孖饲虎、驯虎、戏虎、禅虎,虎亡为之立墓,堪称古今“虎痴”第一人。为了能随时观察虎的形态、习性,他在苏州网师园内豢养一只老虎,为它取名“虎儿”。甚有传闻,当时拜大风堂者,除执礼于张善孖及张大千外,还须向虎儿行见面礼。

张善孖与虎儿张善孖与虎儿

  1937年抗战爆发后,民族的苦难及人民的艰辛,对于本就一副侠肝义胆心肠的张善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精神重创,但同时也激发了他的爱国情绪和救世豪气。

张善孖与虎儿张善孖与虎儿

  1938年10月,张善孖在周恩来的帮助下,携180幅作品赴法国展览义卖,法国总统阿尔贝·勒布伦亲往参观,他也是第一个在法国巴黎国家博物院举办个人画展的中国画家。

张善孖义卖画展在法国巴黎国家博物院展出张善孖义卖画展在法国巴黎国家博物院展出

  不久后,张善孖又赴美国展览义卖,他绘制的虎画被罗斯福悬挂在白宫林肯像侧,至今陈列在白宫大厅,是中国平民画家进入白宫的第一人。此等身份地位,就连多次往南洋为抗战募捐的徐悲鸿都不曾有,更不要提国内的其它画家了。

张善孖在美国作画张善孖在美国作画

  在美国纽约,张善孖听说陈纳德将军拟在美国组建空军志愿队援华,十分激动,精心创作了《飞虎图》赠送陈纳德将军。陈纳德后来将其率领的美国空军命名为“飞虎队”,并按《飞虎图》做了许多旗帜、徽章分发给部下。

飞虎队飞机上喷绘的张善孖书法“精进”与手绘老虎图案飞虎队飞机上喷绘的张善孖书法“精进”与手绘老虎图案

  在美期间,张善孖已然积劳成疾,他却顾不得休息,抱病在纽约、芝加哥、费城,旧金山、波士顿等地展出,所至之处观众踊跃,募得捐款及门票收入甚巨。

张善孖所绘“飞虎图”局部与陈纳德飞虎队所用P-40战机喷涂的老虎图案张善孖所绘“飞虎图”局部与陈纳德飞虎队所用P-40战机喷涂的老虎图案
美国飞虎队队徽美国飞虎队队徽

  1940年8月,张善孖结束募捐工作回国,9月2日搭美国至菲律宾的远洋轮船抵达香港,此时他的身上除了随身展品,竟已身无分文,后来靠在香港举办临时画展的门票才勉强凑够一张到重庆的机票。

1939年12月1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对张善孖的报道1939年12月1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对张善孖的报道

  张氏回到重庆后,《新华日报》这样报道:“张氏此行,在国外举行画展一百余次,义卖画虎得款十余万元,均已先后直接汇交赈济委员会,作为赈济难胞之用。张氏且于画展筹赈之余,从事国民外交活动,各援华团体之更多藉张氏游美机会,扩大援华工作,对于我国国际宣传影响至巨。”

  张善孖回到重庆后,不顾疲劳,应重庆各团体之请,日夜举行报告会、讲演会等,汇报出国宣传情况,介绍世界局势,鼓励人们团结一致,把抗日战争坚持到最后胜利。终因积劳成疾,回国十五天后病故于重庆歌乐山宽仁医院,享年59岁。

张善孖绝笔,勇猛精进、自力更生仍是念念不忘的主题张善孖绝笔,勇猛精进、自力更生仍是念念不忘的主题

  1980年,由张大千亲自参与的“张善孖先生百岁诞辰纪念展览”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台湾军政界首脑何应钦为开幕式致辞,第一句话即为“今天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元老、爱国大画家张善子先生的百岁诞辰……”张群也为画展题词曰“善孖吾兄以同志委身革命,从事军旅,而精研画艺……”不但是把它当做艺术家看,而是当做为国捐躯的革命家来看待,这种身份与地位,是民国时期其他艺术家所不具备的。

  以此观之,张善孖堪称书画界的张自忠、文艺界的戴安澜。

  Lot 102

  张善孖(1882-1940) 雪虎

  立轴 设色纸本

  乙亥(1935年)作

  122.5x50cm。 约5.5平尺

  题识: 1。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乙亥秋,蜀中张善孖写。2。无憀南郭,索读西厢。慨世局之沧桑,学曼倩之善谑。公牛哀七日而变,封使君一旦成形。人兽何分,庄谐杂引。本如来卅二变相,图僧孺十二金钗。藉实甫之艳词,为山君之注脚。抑有识者,谓我非乎。虎痴又题。

  钤印:张善孖、虎肖形、大风堂、张仲

  展览:“张善孖先生百岁诞辰纪念展览”,(台北)国父纪念馆中山画廊,1981年1月

  “民初十二家?上海画坛”,(台北)历史博物馆,1998年6月27日至8月30日

  “世变·形象·流风——中国近代绘画1796-1949”,高雄市立美术馆,2007年3月31日至8月26日,并于9月3日至10月14日巡展于大阪市立美术馆,12月4日至次年1月27日巡展于东京松涛美术馆

  出版: 《张善子大千兄弟合作山君真相·下》,(上海)美术生活社,1936年3月

  《山君真相·张善子大千兄弟合作》,(上海)三一画片印刷公司,1936年

  《逸经·第22期》,(上海)人间书室,1937年1月

  《张善孖、张大千昆仲合作山君群像画集》图版33,(台北)中国美术出版社,1973年

  《大成·第95期》封三,(香港)大成出版社,1981年10月

  《张善子先生百龄纪念画集》图版14,(台北)近代中国出版社,1982年2月

  《张善孖国画选·第二集》第11页,四川美术出版社,1985年1月

  《虎痴张善子画选》第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年

  《民初十二家·上海画坛》第172至173页,(台北)历史博物馆,1998年6月

  《世变·形象·流风——中国近代绘画1796-1949·Ⅲ》第128页,高雄市立美术馆,2007年5月

  《大观·第13期》第21页,(台北)雅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0年10月

  《一门虎痴:张善子·胡爽盦·安云霁》第192页,四川出版集团,2012年11月

  《中国近代绘画丛刊·张善孖》第100至101页,(台北)雅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4年12月

  《张善子的世界》第208页,九州出版社,2015年2月

  著录:《大成·第158期》第37页,(香港)大成出版社,1987年1月

  《张大千张善子研究》第287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12月

  纪录:苏富比(微博)香港,1990年5月17日,编号54

  RMB: 100,000-120,000

拍品部分出版物拍品部分出版物

  此件作品绘制于1935年,仅民国年间就有三次出版,其后出版、展览累累,重要者如上文提及的1981年于台北国父纪念馆举办的“张善孖先生百岁诞辰纪念展览”,此展览张大千参与甚多,所选皆为其兄长精品,质量极高。

张大千(下排左二)参加“张善孖先生百岁诞辰纪念展览”留影张大千(下排左二)参加“张善孖先生百岁诞辰纪念展览”留影

  张善孖笔下的老虎以在民国年间所绘的《十二金钗组图》为代表,是画家以《西厢记》中艳词为画题所作的老虎组画,一组十二帧,目前所见一共画了五套,这张《雪虎》出自第五套。

《雪虎》题识部分《雪虎》题识部分

  这套组图中,部分作品是张善孖画老虎,张大千补景,比如北京诚轩2013年春拍编号140拍品《何须媚眼传情》,另外一部分则是张善孖独立完成的,比如此次上拍这一件。

北京诚轩2013春拍编号140拍品,以103.5万元成交北京诚轩2013春拍编号140拍品,以103.5万元成交

  画中题识部分的“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一句,出自《西厢记》,是描述张生初见崔莺莺时的惊艳之状,而张善孖则题诸侧目回首的老虎,配以长题中公牛哀、封使君人虎互化之典,以虎喻人,警讽时事,意味深长。

本幅(左)与《何须媚眼传情》局部对比本幅(左)与《何须媚眼传情》局部对比
对“秋波流转”的刻画精微至极对“秋波流转”的刻画精微至极

[源自:未知]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