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拍卖信息 > 华艺国际18秋拍:北宋宝塔秘藏至宝
华艺国际18秋拍:北宋宝塔秘藏至宝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1-05 15:01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说起雷峰塔,便不得不提《新白娘子传奇》这部经典的影视剧,以及“西湖水干,雷峰塔倒,白蛇重现世”的民间传说了。而在1924年9月25日,西湖边上屹立千年的雷峰塔轰然坍塌,随之重现的并不是温婉可人的白娘子,而是在塔中尘封千年的北宋吴越刻雷峰塔藏经。

矗立在西湖边的雷峰塔矗立在西湖边的雷峰塔

  雷峰塔,又名“黄妃塔”,由五代十国时期的吴越国王钱俶于北宋开宝四年(971年)兴建,历时六载落成。因地处杭州旧城西关门外南屏山,时称西关砖塔。元明以来屡毁于火,仅具残影,至康熙南巡,御题“雷峰夕照”,为西湖十景之一。

雷峰塔倒塌后的废墟现场。当时正住杭州的俞平伯记录下现场状况:“游人杂沓,填溢于废基之上,负砖归者甚多”  雷峰塔倒塌后的废墟现场。当时正住杭州的俞平伯记录下现场状况:“游人杂沓,填溢于废基之上,负砖归者甚多”

  近代以来,民间一直传闻雷峰塔砖具有庇佑之奇效,因而屡遭盗采。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曾根据他与胡也频的通信得知,“因为乡下人迷信那塔砖放在自己的家中,凡事都必平安如意、逢凶化吉,于是这个也挖,那个也挖,挖之久久,便倒了。”

雷峰塔藏经砖雷峰塔藏经砖

  随之,雷峰塔砖尘封千年的秘密终于浮现于世。原来塔砖有两种,一种实心,一种则内含空心圆孔,为藏经砖。一块块藏经砖里头,便是吴越王钱俶刻印的《宝箧印陀罗尼经》。细小的卷轴,以小竹签做轴心,裹上黄绢,再用锦带束腰,砖洞口塞上木栓,藏于雷峰塔顶层,这种藏经方式迄今所知可谓独一无二。

  张大千 雷峰夕照并雷峰塔藏经

  手卷 设色纸本

  1939年作

  引首:7×51cm;绘画:7×46cm;

  后跋:7×80cm;经文:7×210cm

  著录:

  1。 《雪盦随笔》中,张目寒有“雷峰塔及其神话”一文专述张大千赠以《雷峰塔藏经》和《雷峰夕照》创作的缘由,1956年出版。

  2。 《张大千年谱》P118,1987年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3。 《张大千传奇》P268,1989年云文书局。

  4。 《张大千全传》(上)P169,1998年花城出版社。

  5。 《张大千诗词集》(上卷)P174,1998年花城出版社。

  出版:

  1。 《春申艺韵——二十世纪海上画坛》(上)P74-79,2003年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

  2。 《丹青铸史——望山堂书画录》P108-109,2011年中华书局。

  展览:

  1。“春申艺韵——二十世纪海上画坛暨聚英雅集2003年展览”,羲之堂,台湾,2003年10月18日-11月16日;

  2。“春申艺韵——二十世纪海上画坛暨英雅集2003年展览”,观想艺术中心,台湾,2003年10月18日-10月23日。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据记载,雷峰塔初建时塔砖内藏有经卷八万四千卷,“经文全然可诵,有详细的题署可考”,但塔圯中出土幸存首尾完整者绝尠,大半已霉烂零落,流传至今者,更是屈指可数。曾为末代皇后婉容老师的陈曾寿当时寓居杭城,竭力搜罗,所得藏经数量最多。他将残缺藏经,以断卷中的文字补缀,得成完璧若干卷。

经文全长:7×210cm经文全长:7×210cm

  1925年,吴湖帆以重金五百银元购得的雷峰塔藏经即为其中一卷,湖帆先生引以为至宝,将其与梅景书屋珍藏宋刻《梅花喜神谱》合称为“双修”,遍请名家鉴赏题跋,后此卷于2016年以2875万元为新藏家所得。

  藏经砖内的经卷上记录“天下兵马大元帅吴越国王钱俶造此经八万四千卷,舍入西关砖塔,永充供养。乙亥八月日纪”。乙亥年即北宋开宝八年(975年),较存世之《开宝藏》刻成之日早八年。这千年经卷可谓见证中国古代雕版印刷术高度发达的珍贵实物。

经卷局部欣赏经卷局部欣赏

  叶恭绰对它的评价是“手工精湛,与开宝大字藏相类,而此字小,尤为难得。敦煌所出沙州刊版各经咒约与此同时,但麤率殊甚,较此有珉玉之别矣。”吴湖帆指出此卷“得有价值之北宋真椠位置”,开南宋临安著名刻书坊“睦亲坊”之先声,在我国雕版印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经卷局部欣赏经卷局部欣赏

  张大千所藏此卷首尾俱在,保存完整,虽经千年沧桑,展卷所见仍纸表细腻,字体古拙典雅,清晰可辨。从大千题诗“零落西城越国砖,残经一卷价论千”之句忖度,大概所费亦不在少数。

大千题诗“零落西城越国砖,残经一卷价论千”大千题诗“零落西城越国砖,残经一卷价论千”

  张大千如何获得此卷藏经已不可考,然以郑孝胥于戊辰三月所题引首“西关砖塔藏经”,可推断,大千先生应在1928年前就收藏了这卷藏经。

郑孝胥于戊辰三月所题引首“西关砖塔藏经”郑孝胥于戊辰三月所题引首“西关砖塔藏经”

  与吴湖帆一样,大千视若珍宝,纷乱时局中,一直将其收藏在自己的贴身行箧中,直至十余年后,才赠与一生挚友——张目寒。

在1956年出版的《雪盦随笔》中,张目寒有“雷峰塔及其神话”一文专述张大千赠以《雷峰塔藏经》和《雷峰夕照》创作的缘由。  在1956年出版的《雪盦随笔》中,张目寒有“雷峰塔及其神话”一文专述张大千赠以《雷峰塔藏经》和《雷峰夕照》创作的缘由。

  张目寒曾是鲁迅的得意门生,与著名文学团体“未名社”之成员过从甚密。从政后,先后担任南京国民政府中央执行委员等要职,赴台后任监察院秘书长,是于右任的重要幕僚。大千先生与目寒先生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义结金兰,相交逾半世纪。

1920年代,张大千与张目寒、刘旭沧在上海1920年代,张大千与张目寒、刘旭沧在上海

  二人有同宗之雅,皆嗜书画,大千忆及早年张目寒做客苏州网师园寓所时曾言,“晤言一室,往往竟夕,论书画,论文字,论古今艺苑俊贤,遇兴会处,二兄必掀髯而喜”。可见投契之深,情逾手足。

左起庄严、张大千、张目寒、台静农合摄于台北左起庄严、张大千、张目寒、台静农合摄于台北

  1939年,抗战正兴,张目寒随国民政府迁到重庆,随着日寇空袭日渐严重,四川省政府下令疏散,张大千得知后力邀张目寒同游剑门并请张目寒夫妇同住青城山上清宫。

  此时东南沿海已失,目寒夫人朱紫虹的家乡杭州也落入敌手,夫人有别庄在西湖边,然而离乱“不得遽归”。人虽在青城山卧游,张目寒夫妇却不住思念杭州风物。张大千遂检索贴身行箧得“雷峰塔砖藏经”一卷,并作《雷峰夕照图》以表慰藉。

张大千 雷峰夕照图张大千 雷峰夕照图

  昔日盛景历历在目,正应了题跋中所述“画图认取黄妃塔,犹有斜阳照碧天”之句。

  张大千曾与徐元白、马一浮、张宗祥等人建立“西湖月会”,论诗谈琴、一时盛景。琴社当时设在徐元白的私人居所、雷峰塔旁的“半角山房”之中。张大千第二段题跋记:“黄妃塔已成秋梦,忠烈祠空认旧游(十年前曾借居半载)”,与西湖的渊源也可在此卷窥得端倪。

张大千第二段题跋张大千第二段题跋

  展卷披览,大千所绘西湖远景,摄取西湖一角,湖面拱桥垂柳,琅玕掩映,舟泛于湖,雷峰砖塔伫立,上敷赭色,见夕阳斜照之景。

雷峰夕照图局部欣赏雷峰夕照图局部欣赏

  远处湖上断桥、长桥、西泠桥概然可辨,恰如东坡词句“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之景。彼时大千醉心于临仿石涛、石溪,并上追王蒙等前贤,笔下景致多不脱石涛,一如此卷,疏约中见层次井然,用笔细密不沦繁琐,设色清朗苍润,得石涛笔墨之魂,复出于其细笔精工。

  卷后为国学大家、翻译家钱智修与沈尹默先生为此卷所作题跋。钱、沈和张目寒为监察院同僚,1942年沈尹默正在整理《念远词》,应张目寒之邀,为此卷题诗“砖塔凝然如老衲,每过湖上叹清奇。于今影共斜阳散,经卷留看有所思”,书法高妙,清气内敛,清劲质朴。

沈尹默先生为此卷所作题跋沈尹默先生为此卷所作题跋

  钱智修则由雷峰塔的物是人非,观照当下,抒发了“可怜胡骑凭陵日,政有朝官礼法王”家国兴亡之感慨。

国学大家、翻译家钱智修所作题跋国学大家、翻译家钱智修所作题跋

  张大千将许多毕生力作赠与张目寒,而此《雷峰夕照并雷峰塔藏经卷》经历、情感尤为特殊。往后岁月,这卷珍贵的合卷一直被妥善保存,一如两人长达半世纪的情谊。

  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

  预展:2018年11月14日-15日

  拍卖:2018年11月16日-17日

  地点: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L2

  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电话:86-020-87306600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5号

[源自:未知]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