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艺海拾贝 > 木心: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国最雅
木心: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国最雅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1-28 19:20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2016年7月,正值江南酷暑,某一日下午,英国BBC摄制组来到乌镇,他们要找木心介绍中国山水画,作为文献纪录片系列《世界文明》中的一部分内容。节目的撰稿人与主讲人之一西蒙·沙玛先生,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教授,事后,陈丹青回忆说:
我无法得知西蒙究竟如何看待木心。随口的赞美并非评价。出于难以解释的缘故,我觉得向他追问木心如何,有欠礼貌——要是此刻木心坐在他对面,会对自己的画不置一词——西蒙过眼的世界名画太多了。
我问他是否曾经讲述东方的画家,他说,这是第一次,“我还要讲述你们北宋的范宽与郭熙呢!天哪,我该说些什么?!”他做了一个对自己嘲笑而恐吓的怪脸。
当他在(木心美术馆)二号厅俯看木心那些微型尺寸的山水,面露惊异,轻轻说:“这些画比我想象的还要神奇。”
 
早晨,纸本彩墨,木心
这些话收录在《木心美术馆特辑》里。今天提起这件旧事,是因为这是一件很值得玩味的事,或者我们把它拆解成三件事来看——
第一件事是,我们时常谈论西方艺术,“而在英国和大陆,哪位艺术家谈起祖宗的艺术,动辄引述远自中国的立场么?此事——假定真会有的话——殊可玩味。”
第二件事,木心晚年遗稿中有一句话,后来被陈丹青老师择出来贴在美术馆墙上:“土,非中国。中国雅,雅之极也。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国最雅。”
第三件事,80年代意大利“新绘画”翘楚桑德罗·基亚说:“除了艺术,大街上什么都有了。”
让我们更简明直白点,我们都忙于追求,物质的、情感的,这无可厚非,但回到个人,我们都还有一些抽象的、也许没有立刻的实际用处的追求,我们且称它为“灵智”上的东西,比如我们许多人爱艺术。
但说到艺术,往往谈论起某一个画家,最容易联想到的是梵高、塞尚或康定斯基,而不是唐寅、黄公望、徐渭这些可能根本就没听说过的名字。我们可能真的忘了自己的艺术有多好。
 
康定斯基 Yellow-Red-Blue,1925
 
徐渭 明代 蟹鱼图
陈丹青也坦白过:“我一直到很大了,差不多到了美国已经快要30岁了,我才知道董其昌这个名字,才知道大部分美术史上已经有名的、不该不知道的人。那个时候范宽我都不知道,很多名字我不知道。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崇拜油画,学西方。”
今天西方艺术似乎和我们更近,而中国古画倒恍若隔世了,中国人看中国画,有时比看西洋画还陌生。
此刻,我想你已经猜到我要讲的是什么了,是的,我想请你一起回到中国的雅,回到中国的山水画,绝非在故意拔高,但我的确真诚地向你推荐看理想APP的新节目——「 画说:以现代人的视角看懂中国画 」
长按进入《画说》
听一听中国的山水
 
“木心独钟山水画,这是他无可回避的‘中国’资源,而他为之缄默。”
“他爱芬奇,是在蒙娜丽莎的肩后望见了‘宋画’的渊深而雅驯。”
——陈丹青《绘画的异端》
收录于《木心美术馆特辑》
1.
1.
见过山水画
才看见不一样的世界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美都在那里,默默地影响你的生活,你其实也比你以为的要在乎美不美,好看不好看——你消费,买一样东西;你拥有了一个新房间,你想要有自己的风格……也别说你不在意美,只想过简朴的生活,因为朴素也是一种美,朴素也有高下之分。
美似乎无用,但你不觉得正是无用的东西让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无聊的东西让我们更像一个人吗?
看画,包括欣赏音乐、舞蹈和设计,其实是拓宽自己对美的认知。一个人如果有开阔的美学认知,那么他也相应的具有开阔的世界观,对万物的态度也会开阔。
举个例子,“未见山水画之前的山水,和见过山水画后的山水,是两个世界”。
 
因为看过的山水画会在你的身上发生作用,这时候再看荒野山水,就和纯大自然建立了一种人文关系,山水也不再是洪荒。还有另外一种美学上的联系,山水画的风格和语言会开始在你的眼睛或脑海里发生作用。你看山水,会看到风格,会有山水画语言的联想,甚至会联想到一个朝代,想起不同时代的画家,这就是美术史。
我们通过艺术得到这些认识和体会,反过来会丰富自己的内心,它让一个人的想象力更丰富,感受力更敏感。据说丰富敏感的人,更具有创造性。
 
黄公望 元代 九峰雪霁图
2.
中国画是精致的修辞
懂,就会心
为了更好地理解中国古代绘画,我们不得不和世界美术做一些参照对比。
西方美术史有很多故事,理论一套又一套,艺术的演变又具有“突变”性,自由、理想、对抗,激动人心,讲西方艺术史,可以更有效地切入思想史、社会学,长篇大论。相比起来,中国美术史不太好聊,因中国绘画的演变偏于渐变,古人讲“出新意”,比“革新”温和很多。
再说绘画表现,西方直接,中国间接,内心方面的流露很隐蔽。而且中国的画论传统是形容词,寥寥数语,四两拨千斤,精致的修辞,你懂,就会心,不懂,等于废话。
 
以现代人的视角看懂中国画有四种方法:
1) 认识古人,还原古时的生活细节
绘画是古代的照片和纪录片,不了解中国人过去怎样生活,便无法真正看懂中国绘画。从画家的人生起伏着眼,我们一起感知作品背后纷杂人物的内心世界。
2) 对比中西方的时代脉络
经过现代化的洗礼,西方艺术不可避免与我们今天的认知系统更加接近。我们将打破中西艺术的壁垒,将中国绘画与西方绘画的理论和技巧,放在同一个视野下观察比较。
3) 调动音乐电影等艺术通感
今天几乎没有人只看画,不听音乐不看电影不接受新鲜的艺术形式。我们将调动艺术的通感,将绘画与音乐、电影等艺术门类,平行讨论,你在节目中看见画的同时,还能听见德彪西、舒曼的浪漫钢琴,又转到意识流般的古琴。
4) 代以今天的目光,关照生活
看懂中国绘画,可以理解美,并应用于生活。我们将一同发现,中国画中的美,在今天的生活中随手可触。一间房的角落、一座城的街区,一个人的穿衣品味,都与我们的审美相关。
 
这是一档将古今、中西进行一次次对照与观察,在不同路径和切面去发现中国绘画史的节目。我们将看到各时代画家的悲喜人生故事:唐寅、仇英、焦秉贞、改琦、渐江、潘天寿、宋徽宗、李公麟、龚贤、徐渭……我们也将听到对各类中国画的深度解读:仕女画、高士图、文人画、山水画、泼墨画、工笔画……这是一场穿越2000年的时空之旅。
 
 
 
进入《画说》,听一听中国的山水。

[源自:未知]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