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拍卖信息 > 数据解读2018年拍卖:古籍善本超高热度
数据解读2018年拍卖:古籍善本超高热度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2-24 19:15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原标题:[数读2018年拍卖]古籍善本超高热度:孤品与顶级藏家的“盛宴”
2018年度拍卖场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古籍善本,如果说天价亿元级别的拍品直接带来成交数据的刺激,那么高端新藏家对于“黑老虎”的出手,加之说势在必得的表现,尤其是在宋朝美学以及金石学之风盛行下,掀起了一股“宋版书”潮流,这种集中式的爆发也吸引了深藏于民间不为人所知的顶级善本重见天日,同时也把以往被“束之高阁”小众门类演变成拍场超级明星,大众参与度也越来越高。
但在十多年前,古籍善本在拍卖场上并不被看好,关注其行情的人也不多,价格上涨也比较缓慢。但从2010年春拍开始,古籍善本收藏突然强势爆发,拍卖行情也火了起来。不仅拍卖专场增多,且成交金额明显提高,尤其是一些顶级孤品级别的拍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其市场价格也得到了藏家与买家的认同,这一板块也逐渐成为一个业绩持续增长点,尤其是在2015-2018年度虽然有起伏,但依然呈现逐步上扬的趋势。
 
2015-2018年度古籍善本成交趋势表(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数据最直接的体现了古籍善本在2018年度的爆发式增长,据雅昌艺术网统计,以香港和内地12家重要指标拍卖公司的成交数据为基准,本年度该板块成交总额达到了历年之最,其中春拍共3449件标的实现总成交额为6.4亿元,而2018年秋拍则有2852件实现总成交额6.3亿元,两季拍品基本持平。同比2017年度拍卖,在成交量减少6.5%的情况下,2018年度古籍善本成交总额高达12.7亿元,2017年度这一板块的成交总额仅为5.87亿元,涨幅超过200%。
金石热作为海内外的学术趋势,早年间对于古籍善本的研究也较多出自于海外,对于收藏市场的影响也是与日俱增,所以在海内外拍卖市场中均有孤品级别的拍品出现,中国嘉德、北京保利、香港蘇富比均有高端价位拍品呈现,其次西泠拍卖、中贸圣佳作为两家老牌拍卖公司,对于古籍善本的收藏群体培育起到了重要作用,也出现了一批忠实度较高的买家与藏家。也正是上述的几家拍卖行几乎包揽了2018年度古籍善本板块的所有热点。
 
(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顶级天价级拍品的顺利成交,成为保证本季成交总额高涨的关键。据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拍卖市场上共计诞生4件过亿古籍善本,当中,2018年度共诞生3件亿元拍品、6件千万级拍品,这9件拍品的总额为7.209亿元,占据2018年度总成交额一半以上,尤其是3件亿元级拍品共计奉献了近5.5亿元的成交总额,占据了全年度成交总额的43%。
在其他拍卖大门类拍卖板块两极分化严重、亿元拍品冲劲不足的情况下,古籍善本犹如一匹黑马,为本年度拍卖增色不少,深究其原因,拍品本身价值、拍卖行的持续培育以及新贵藏家的建仓是重要的原因。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1.926亿元  世界最贵善本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
首先拍品本身,尤其是一些早期宋版书早已经成为孤品级别的拍品,其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得到了国家级图书馆以及专业学者的认可,甚至某些古籍善本的残页都被国有机构收藏,这些释出的孤品完整了整套的体系。名人旧藏则是拍品的一个最特别的加分项,这在2018年度的体现更为直接,诸如安思远毕生所藏十一种善本碑帖的首次上拍、大总统曹锟旧藏以及著名藏书家黄丕烈旧藏等等。
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其次“聚群效应”在2018年度古籍善本领域得到了完美体现,尤其是近年来高端价位的古籍善本拍品频出,使得民间所藏不断的浮出水面,这也是古籍善本拍卖的一个特点,甚至于一些非专业的老户收藏不知道一套书竟然价值万金。拍卖行对于收藏市场的持续培育,举办的学术讲座也是历年之最,也使得古籍善本学成为一个热点。
 
中国嘉德2018年秋古籍善本拍卖现场
当然,促成最终交易的买家与藏家也是重要保障,对于这些企业级别的新贵藏家而言,首先是要选择经得住市场和时间考验的拍品,较之重复上拍的中国书画与瓷器杂项,古籍善本作为一个兴起不久的门类,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企业收藏配置的选择。中国嘉德拍卖的1.926亿元成交的安思远旧藏碑帖就是一位崭新的新贵藏家所得。
“最热”敦煌写经领跑2018年古籍善本
种种上述原因直接促成了2018年度古籍善本领域的超高热度,雅昌艺术网也详细梳理了古籍善本领域内各个突出表现的热点,首先以表现亮眼的高端拍品来看,可以看到写本写经占据12席位、碑帖印谱占9席位、历代刻本占6席位,书札文牍占4席位,当中表现最为抢眼的是写本写经和历代刻本。
2018年度“写本写经”成交高价榜单(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2018年度“写本写经”成交高价榜单(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在雅昌艺术网统计的2018年度“写本写经”成交高价榜单中,按照分类来看最热的应该是敦煌写经,北京保利、中贸圣佳、北京荣宝、西泠拍卖、华艺国际等拍卖公司均有拍品上拍,拍品普遍超估价成交,溢价颇高。其中,北京荣宝占据8席位,今年春拍北京荣宝首次设立的“一念莲花开·敦煌写经及佛教艺术专场”的“敦煌写经专题”,这一专题共10件拍品均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全部成交,总成交额高达4760.3万元,7件拍品超百万成交,1件过千万成交,大多数拍品超低估价数十倍成交,溢价颇高。
事实上,今年的敦煌“写经热”不是偶然出现的,早有学术支撑。因为敦煌学本就是一个国际显学,不仅中国人在研究,国外人也在研究,整个市场对敦煌写经的认知度很高,国外很早就上拍敦煌写经,“在我进入拍卖之前,敦煌写经在佳士得、蘇富比拍卖了。1994年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海外的拍卖图录,敦煌经卷的估价基本上合下来是一千美元一尺”拓晓堂说到。今年北京荣宝春秋拍采用专题的形式上拍,能聚拢人气、买气,加上拍品质量好、估价平实(秋拍部分拍品以无底价形式上拍),自然收获颇丰。
 
明宣德 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 2.388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拍卖
其中,最高价是来自于在香港蘇富比春拍中的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以超过估价2倍之多的2.388亿港币成交,在高端价位拍品以及当下市场环境中实属不易,一举创下了世界最贵佛经的最高价纪录,亦领跑2018年古籍善本板块。
康熙帝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68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康熙帝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68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康熙帝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68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康熙帝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68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康熙帝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368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写经部分的第二名是保利秋拍康熙御书《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3680万元成交,此书写于康熙六十岁“万寿庆典”、又逢“佛诞节”,配以精美绝伦的插图。从康熙面世的写经中,尚见两册与本册《药师瑠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高度近似,一册是藏于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另一册是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8世纪 唐代中期 敦煌写经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二十七 》  2242.5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备 注:本拍品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7世纪 唐代早期写本 敦煌写经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644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7世纪 唐代早期写本 敦煌写经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644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7世纪 唐代早期写本 敦煌写经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644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7世纪 唐代早期写本 敦煌写经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644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7世纪 唐代早期写本 敦煌写经 《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644万元  北京荣宝拍卖
北京荣宝2018秋拍再次推出“一念莲花开·敦煌写经及佛教艺术专场”,其中“法宝重光—15件南北朝?隋唐?敦煌写经”,15件作品均符合国家文物局制定一级文物定级标准,也全部成交,本专题最贵的一件是644万元成交的袁励准旧藏唐代早期写本《妙法莲华经卷第四》。
2018年历代刻本成交价前十(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2018年历代刻本成交价前十(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梳理完这些敦煌写经后,有一个小问题,在还没有印刷术前,佛教的传播和信仰,都需要抄写佛经,就有了抄经生这一职业,部分敦煌写经上亦有抄经生的落款,官写经、僧写经和民间写经之间的价格差异也是非常大,拍卖市场中高价首推则是官写经,尤其是皇帝御笔,更是备受追捧。
宋刻孤本、清宫旧藏受追捧,价格是否已经冲顶?
自古以来,文人对宋版书情有独钟,但由于天灾、战事等因素,古籍善本的存世量有限,加上早年拍卖中有部分古籍只能公立机构或博物馆才能购买,这样一来能参与市场流通的就更少,并且随着藏家的不断积累沉淀,可交易的部分有减无增,尤其宋元本更是稀缺,遗落民间的宋元善本精品寥寥无几。
 
陈鉴(宋)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 纸本  1.104亿元  中国嘉德拍卖
2018年历代刻本成交价前十榜单中八件拍品均是宋版,宋版书仍是“黄金”价,榜单中前三:(宋)1.104亿元成交的曹锟旧藏陈鉴辑《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51册)、8510万元成交的广韵楼旧藏《钜宋广韵五卷》(5册,全本)和3852.5万元成交的黄丕烈旧藏《历代钟鼎彝器款识法帖》(6册)均为宋刻孤本,稀世珍宝,名人旧藏为加分项,这些孤本的价格直逼书画精品。如果价格按册来算,中国嘉德春拍《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一册大概200万左右,而北京保利秋拍《钜宋广韵五卷》一册则为1700万元,为三件中单册最贵的宋版书。
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南宋麻沙镇南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五卷》 8510万元  北京保利拍卖
 
叶恭绰《历代藏经考略》出版的北宋《开宝藏》附元代《普宁藏刊记》残叶 276万元  西泠拍卖
这部《钜宋广韵五卷》为绝世孤本,未见各家著录,原藏于海外,曾于日本拍卖市场上出现,当时的成交价折合人民币不到2000万元,再次现身是在2012年北京秋拍上,为广韵楼胡关妙收藏,最终以3300万元成交;今年12月份再现北京保利秋拍上,最终以8510万元成交,时隔六年增值2.6倍。不过,今年最贵单页宋版书则是杭州西泠春拍北宋《开宝藏》附元代《普宁藏刊记》残页以6万元起拍,最终以276万元拍出,创宋版残页的最高拍卖纪录。
 
天禄琳琅宋版首部著录乾隆御题《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存卷首、卷十至十五 3047.5万元  中贸圣佳拍卖
 
“天禄琳琅”万首唐人绝句卷二十二至二十六 明嘉靖十九年(1540)陈敬学德星堂刻本  195.5万元  中贸圣佳拍卖
除了上述这些高价宋版书外,当中还有两件“天禄琳琅”藏书值得注意,它们分别是市面可见唯一一部带乾隆御题自作诗的宋版天禄琳琅《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以3047万元成交,共6本,平均一本500万元,它打破2016年春拍“天禄琳琅”旧藏两本《纂图互注扬子法言》2300万元成交创造的天禄琳琅拍卖纪录。另一件是2018年11月中贸圣佳秋拍以195.50万元成交的天禄琳琅万首唐人绝句卷二十二至二十六,“天禄琳琅”现已成为中贸圣佳的“金字招牌”。
看到这儿想必会有疑问,同是“天禄琳琅”藏书,为何这两本书的价格差距很大?
乾隆帝
乾隆帝
天禄琳琅宋版首部著录乾隆御题《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局部
天禄琳琅宋版首部著录乾隆御题《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局部
两本书的最大区别在于乾隆御题诗和版本,这两本书分别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一宋版首部、《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五之宋版集部,可见两书分量之轻重。值得一提的是,《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藏书的集结,是在交泰殿大火后嘉庆二年(1798)的事,那场大火几乎烧尽了之前的藏书,天禄藏书皆是宋元古刻名抄,几百年留下来的文物是不可再生的,而嘉庆帝为满足乾隆以最快的速度重建“天禄琳琅”盛世藏书的愿望,四处拼凑,只能以新充旧,以明清充宋元,当中也不乏精品,当时的乾隆已经八十八岁高龄了,精力不济,嘉庆帝自然能蒙混过关。所以,就不难理解中贸圣佳秋拍这本天禄琳琅万首唐人绝句卷二十二至二十六上有“德星堂”、“陈敬学校刊”有被挖去的痕迹。
拓晓堂《嘉德亲历·古籍拍卖风云录》一书中提到了这部《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是“自1995年后,嘉德从天津、长春的三位藏家手中,陆续征到元刻本《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六册,仍不及原来全部的四分之一。在嘉德古籍拍卖,为一位藏家所得,其中包括一册御题诗在内,前后总共大约花费七十余万。当时一些看客认为,此书非真宋本,而且为零本,没有多大的文物和学术价值,只是买个乾隆御题诗、大印和装潢,不值。实际上,不论天禄琳琅藏书全或不全,重要的是它本身已经成为了文物,是一段历史的见证物。因此,有位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说过一句话,天禄琳琅藏书都是三级以上文物,说出了天禄琳琅藏书的真实价值。……后来藏家因为一场天灾人祸,被迫出售这部收集了五六年的藏书,于2000年5月中国嘉德春拍上以209万元成交”,2018年6月中贸圣佳春拍上这部《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以3047.5万元成交,十八年增值14.6倍,可谓成功投资。
安思远旧藏碑帖引发热议
安思远旧藏碑帖引发热议
名人旧藏、名人题跋碑帖附加值大
纵览2018年碑帖印谱成交价前十榜单可以看到,拍品普遍超估价成交,名人旧藏、名人题跋对碑帖价格影响大,因为题跋内容往往是对碑的考证,题跋者不乏历代学问大家,本身的墨宝也很珍贵,因此题跋会给原拓片增添书法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
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落槌瞬间
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落槌瞬间
安思远
安思远
今年碑帖部分因“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旧藏碑帖引发圈内热议。中国嘉德2018年秋拍大观之夜首次推出“大观—古籍善本 金石碑帖”专场,该专场内“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作为一个标的上拍,包含宋拓本7种,元明拓本4种。拍卖前这十一种稀世珍品就吸引了包括国有文博机构、私人藏家的强势围观,堪称当代善本碑帖收藏的空前盛事,最终1.926亿元成交,成为拍场上最贵碑帖,亦为首件过亿碑帖。
[雅昌专稿]1.926亿元!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再创拍卖史传奇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碑帖热要来临了?
“安思远的这套碑帖,在市场上没有可比性,私人藏家手上收藏有这样高知名度的碑帖,以前没有,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基本上这些货都是有一件就是一件的,没有任何指标意义,完全没有可比性。……而且你看十一件东西拍1.9亿元,平均每件才1000多万元,其实价钱不算贵。”圈内人士评论道。
拍品特殊性之外,碑帖收藏其实还处于一个相对冷落的状态,作为一个收藏门槛颇高的门类,其市场价格和收藏群体仍不可与书画等传统大门类同日而语。从最近的市场成交而言,虽然稳重有升,除了亿元拍品之外,的确在百万元级别的拍品数量增多,但总体来看因为专业性极强,收藏基础本身较小,要想形成一个持续性的热度,仍旧需要不断的进行对于碑帖学的学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普及。
此外,加之拍品数量稀少以及不可再生性,没有足够的市场投放量,也难以形成持续不断的交易氛围,并且多数在国有文博机构收藏,市场流通受限,对于碑帖的市场热都会产生影响,但不可否认,随着这股热流以及一些拍品的首次现身,对于碑帖的学术研究意义重大。
书札文牍:“有名有位”的藏品价更高
从收藏角度而言,“书札”包括一些笔记、题辞、手稿、札记、公牍、讣告、收条、请帖、名刺、板报等形式。书札有两个重要看点:一个是文献资料性,二是书札为书信人信笔而写,所以内容多是真情所流露、心声所寄,有补史之用。
 
(数据来源\制图:雅昌艺术网)
藏界对于信札的价值评定,有一条基本准则:名气越大,历史越久,信札内容越是关乎重大历史,其收藏价值就越高。由于名人信札具有史料、文献、文学、书法、文物等多方面的价值,再加上“存世仅此一件”的孤品性质,名人信札历来都为收藏家所看重。古代名人信札由于年代久远,流传不易,其价格始终处于高位。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源自:未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