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head.html
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名作欣赏 > 表现疏离与孤独的先驱——爱德华·霍珀
表现疏离与孤独的先驱——爱德华·霍珀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8-12-27 10:36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爱德华·霍珀(1882–1967),自画像,1925–30年,画布油画

在美国孤独文化的先驱名单上,必然要加上爱德华·霍珀( Edward Hopper, 1882-1967)的名字。连安德鲁·怀斯也是其的追随者,两者都喜欢窗的题材,同样迟缓而疏离地表现了孤独。只不过,怀斯在宾州、缅因的农村,而霍珀的那一份则诞生于彼时破土而出的大都会。

《铁路客车》

爱德华·霍珀的《铁路客车》估价1500万-2000万美元,这张作于1965年的《铁路客车》(ChairCar)成为当时拍卖场无可厚非的最大亮点,该画估价1500万-2000万美元,是少数留于私人收藏家手中的爱德华·霍珀作品之一。

girl at sewing machine (1921)

明显看到早期作品受印象派的影响,甚至可以追溯到维米尔的风格。静谧的光线从窗中射出,体现抒情性和作品的批判性。

automat( 1927)

女人身后笼罩着夜间之窗,一串灯光反影刚好引向黑黝黝、不可知的窗台深处,预示着女主角的精神状态。

night windows (1928)

提供男性窥视的视角,女性的后臀和飘起的窗帘是对观众的撩拨,被窗遮挡的动作和身体更让故事具有紧张感。

杂碎(Chop Suey)1929年

“即使在这么拥挤的画面上还是营造除了静的忧伤的气氛。仔细看那两个对桌而坐的女人,她们似乎都在倾听些什么。怎么可能呢?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如何可以同时都在听对方说话?起码得有一个人说话吧?还是她们都在等待什么?”

夜鹰(Nighthawk)

在一些很特别的作品中,比如nighthawks (1942)展示了都市夜晚典型的”金鱼缸“视觉效果,通体大窗包裹了一个疏离且明亮的小世界,形成虚幻的孤岛效果。此种情景据作者说来自于海明威的短篇小说《一个干净明净的地方》,可见他的构思绝非”孤独“二字所能抽象。

room in Brooklyn(1932)

女人的背影,花瓶、空间、光,组成平衡构图。窗子切割了画面,更具孤独感,靠近边缘的女人是衰弱的,中央的花瓶加剧了衰弱感。

《寂静的城》

morning sun (1952)

women in the sun( 1961)

morning sun (1952) 、women in the sun( 1961)两张作品,女主角在”自己的房间“里实现了”转化“,她正对窗口(而非背对或面对观众),沉浸于光线且自足。窗中光(冷暖变化)仿佛暗示接通了”另个时空“的入口,照亮( illumination ) 亦有启迪之意,具宗教体验的暗示。

western motel(1957)

窗外呈现了类型化的山,在本作中,窗,类似大屏幕电视的意思。旅行中的女人携带着日常生活,窗内外的不协调,是对消费社会(旅游)的嘲讽。

作为美国20世纪最受欢迎的通俗画家,以其质朴和现实主义的风格而闻名的爱德华·霍珀(EdwardHopper),1925 -1950年期间,也是画家创作最辉煌时期。在此时期他以纽约城的场景为背景,创作了新英格兰灯塔和海景画,许多画家都认为这是20世纪美国艺术的代表作。

表达男女关系的作品:

room in new york( 1932 )

夜色中,窗子提供了窥视的角度(希区柯克的灵感来源),观众扮演私密空间闯入者的角色,有窥视快感,而窗是敞开的,其中的人物关系却是微妙、无法进入、不可解的。

Summer in theCity,(1950)

沉睡的男人和沉思的女人,窗外来光扮演了戏剧化角色,尤其是当观众发现墙上的阴影透视有问题的时候。

hotel by a railroad(1952)

男子的目光投向窗外看,在画面中,向外张望预示着灵魂的逃逸。

four lane road (1956)

用窗内外的空间区隔营造了生动的男女的关系,男人沉溺于夕阳之光,女人则要“喊你回家吃饭”。

Sunlights in Cafeteria(1958)

巨大的通体玻璃窗,光线提供了一条抽象的斜线,男子目光(斜线刚好与男子的视角重叠,仿佛从男子眼中发出去的),望向窗外与窥视女子双重意思,成暧昧态势。

room by the sea( 1951)

房间的光线入口毫无预兆地通往大海。在画面中,光与大海是一体的,室内描绘虽然稳定,在大海的威胁下却传递出恍惚感。

sun in the empty room (1963)

霍珀最后的作品,仿佛精神遗嘱,光线描绘出曲折的投影,有很强的抽象意味。

霍珀曾表示,他关心的不是物体,就是光线。仅有的两张光床与光的空镜头,在他的窗系列中十分重要:这两张空房间作品,将窗与孤独的纯粹化,均有超现实主义的意味。

爱德华·霍珀(1882–1967)水彩画作品选

Portland Head Light

Cottages at Wellfleet,1933年

The Lily Apartments ,1926年

<安德森的家>1926年

Funnel of Trawler, 1924年

House at Eastham, 1932年

Mount Moran, 1946年

Jenness House Looking North,1934年

Bill Latham's House, 1927年

House on Pamet River, 1934年

从2001到2012年,几个世界著名的博物馆举办了霍珀大展。新世纪,霍珀名气自然更大。其原因,个人以为:除去其艺术价值和独特视野(窗与孤独)的开创性,如今之人类处境加剧了霍珀作品的现实感:比如,城市生活因为社交媒体变得更加疏离和孤独,更多人在霍珀的图像上找到了自我投射点。这也是霍珀之窗及其孤独五十年后在时间之外的回响。

[源自:未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link.html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sh_footer.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