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收藏指南 > 旭宇《寄给历史的书札》——李清照
旭宇《寄给历史的书札》——李清照
中国著名书画家网 | 时间:2019-01-08 10:26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书画家的好朋友





文人书法大家旭宇先生诗书之外,常年徜徉于传统文化的经典阅读。其有感于伟大复兴的时代,通过以点带面,探赜钩深,选取代表性历史人物和事件,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文人札稿形式开启与历史经典的对话。奉献出其对民族历史传统文化的现代解读。

《寄给历史之书札》凡30则,其所对话历史人物既有帝王、圣哲、忠臣、武将,又有诗人、书家等,涉及历史传统文化各个方面。其语言既庄重,又诙谐幽默,具有丰富的思想性、学术性、可读性。读后给人以启发、思考和回味。旭宇先生是中国书协原副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国楷书研究院院长等多个头衔。但他最认可的是自己永远是农民的儿子,是一位终身向学的学人。他同时又属于两个族,一个是草根族,一个是追星族。他所追之星,不是娱乐圈明星,而是历代先贤圣哲。先生把与这些历史人物的对话看作是接受民族优秀文化的洗礼和再教育。其中既透露着历史沉淀传承的厚重,又体现着时代精神的鲜活。

《旭宇寄给历史的书札》2017年春连续在《书法报》发表后,引起书界及社会巨大反响。《书札草稿》也被收藏家携去珍藏。书法评论家李庶民、西中文、张瑞田、胡湛、陈智、邱世鸿等,认真阅读,仔细剖析。认为《旭宇寄给历史之手札》以简明的语言,批判或肯定诸历史人物。其既具经典传统性,又具有时代的文化审美属性。其既是当代的,也是属于历史的。

自本期始,我们将逐则分期转载发布,并附我们不成熟的阐释。让我们一起再次分享文人书法大家旭宇先生的历史穿越之旅。

丨写在前面丨

我是草根族出身,一介书生。虽所学不深,但终身向学,并且认为生在中国,学习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在度过的几十年间,接受华夏先贤圣德的洗礼,接受他们的教育,成为他们的粉丝,明了一些事端,“涤秽浊兮存正灵”,该是何等的自豪和快乐。

中庸之道,是人间正道。环顾世界,唯有我华夏文明有此盛德,并且自古至今发扬光大,永不断流。这是天道,以人为本,国强不霸,惠泽四邻。天之道上善若水,有百利而无一害,行之正而弥之远,是以华夏文明数千年永放光芒。虽然曾遭外来之侵,但我国文明总是使那些外来江河融汇一起归于华夏之大海。因之,我们文化自信!

细数自己走过近八十载路程,唯孔子教我以正,唯老子启我以清,唯释家示我以和。五十年前,我开始读老子的《道德经》,那时迷蒙不知所言,但一直读着,近晚年才有些感悟。得知“修德于身其德乃真”,从自身做起,常思己过,消除秽浊,以存正灵,并以“正灵”聆听圣贤教诲,悉心感知,以此察史观人,于是有了些想法随时记录下来,并于去年拈笔成文,题曰《寄给历史之书札》,计三十通,获《书法报》之支持,辟版刊发。其草稿虽书写狼藉,亦被一藏家索走,也交给另一家出版社付梓。一份书札,两家出版,是我始料不及的。

我只是喜欢读些古书。在伟大时代的今天,有领袖的号召,感知前贤的心音,在躁动的年代能使自己的情怀安静下来,享受一下清福,得到一些启示和惠泽。尤其是老子之学让我毕生追寻,那样的一种大智慧常使我拍案称绝,天门顿开。读着,读着,有时夜间坐起来领会深奥,冥想两千多年前圣贤的音容厚貌,句句真言,心神向往之。

于是开始写些手札。此后,我又与好友郗吉堂合作,撰写了三十篇《老子与书画》短文,拟于二〇一八年岁始在《书法报·书画天地》刊出,算是我学习老子心得之点滴。感恩先贤,感恩伟大时代,感恩天心清若水。

“好读书不求甚解,鼓瑟足以自娱”,此语应是写照于我,才疏学浅,笔墨不精。媳妇再丑总是要见公婆的,深望各大方家不吝赐教,在此致以深深的谢意!

旭宇写于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太行东麓

书影

丨简介丨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

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

草稿

正本

丨释文丨

易安居士如晤:

吾尝谓君乃词中之女皇也,居士于词自诩别是一家且常讥东坡君不谙词律,而子瞻却云自是一家,吾以为然也。诗词之格自人创之,君南渡之后再嫁之事,亦当是破格之举乎。与世俗所左,孰能谤之。大凡英雄均是开先河者也。读居士词论有感而寄。

白阳顿首

丨解读丨

旭宇先生诗与书闻达天下,但于词学词史,亦深见深识。而作札与词史上最为名重的女词主,只在于此女词主锋芒毕露,且其词名鹊起之时,也正是中国词风大变之时,名人雅士,则相互颉问词说,正本清源,甚是热闹。札中撷取的几个剪影,实乃当时词界的引人瞩目之处。旭宇先生取此以打趣女词主,合于先生文学主张,也是要幽默一下历史。

再说易安居士与词,词起于晚唐,五代,专写闺阁秘情,绛窗妙意,绿帐雅趣,故词称“小词”。至于家国大事,边关雄风,时代悲歌,尽归于诗,是为“诗言志”。但到北宋晚期,豪放文士苏子瞻,直闯词坛,以一阙“大江东去”而翻转既往词风,直夺诗意为词趣,于是引起词体之争,引起形式与内容如何统一之争。争议中从绛窗绿帐之后转出了在金殿前排且与蔡京并肩跪班的某位大员之千金,也是一位同排跪班大员的贵公子之妻,且去羞怯,直面批评苏子瞻“不谙词律”,以诗入词。苏学士既名满一朝,自然不肯退让,于是高调标榜其词作是“自为一家”,且倡言词风当与时俱进。李清照李易安则要纯粹词体词风,严守词格词律之传统,但又抵挡不住苏学士那既陌生又新鲜的词锋进逼,乃称其以词体本义的词作为“别为一家”。词体之争随着宋室南渡落下了帷幕,但由苏轼所开创的词风,在金兵南下,宋室退守江南,爱国主义精神高涨的时代氛围中,又有辛弃疾,陆游等步苏东坡词说后尘,敲铁板,唱大风,悲歌时代,于是豪放派渐成词学大宗,而李清照所坚守的词风,后来在她自己的词作中,也略有变化,毕竟国运及国运作用下的个人厄运会让人心痛,“只恐江南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走出香艳,但仍困守一已之感觉,这是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但这一类的词作,后世称作婉约派,但声势不及豪放派令人感奋。今人毛泽东,诗词并作,然以词胜,豪放词风,更入佳境。“文章合为时而者,歌诗合为时而歌”,这是白居易的话,讲文体盛衰,皆由时代决定。旭宇先生于文事艺事是主张创新的,每作札总要及于文化精神的民族性、时代性价值取向。但先生本为心有大象之人,且心有大象之人必旷达,读先生的诗与散文,意象飘然而来,倏然而去,来去之间,自成大趣。且本札所及苏子瞻李易安,命运皆有悲喜,然一切皆当“烟飞灰灭”,一切皆为“谈笑间”事。故本札文风要诙谐,情感要旷达,语言要生趣。札尾打趣李清照,起于李南渡时丈夫死去,后在江南另嫁他人,又觉不合,乃到官府出首此人于朝廷不忠,遂成一时热议。旭宇先生言其失节,正是趣其为人眼光有限,遂生烦恼,以此凑趣。

丨艺评丨

我们讨论古代的书法,提到《兰亭序》,就知道作者是谁。同样,提到《勤礼碑》《祭侄文稿》《寒食帖》都知道作者是谁。因为这些都是书家的代表作。可是,当代一直没有代表作。那么,《寄给历史之书札草稿》出现后,我们就可以宣告,当代也有代表作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旭宇先生这件作品,也具备了典范性。

这件具有史诗性的作品,既是旭宇个人的代表作,也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作。我们可以称其为天下第十大行书。由此,我们也可以断定,旭宇先生不仅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也是属于历史的。

——兰干武,《书法报,书画天地》主编

丨作品丨

丨艺术家丨

旭宇,号白阳,著名诗人、当代文人书法大家、一级作家、编审。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五届副主席,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河北省文联名誉主席、河北省政协文史馆名誉馆长、河北省政府参事等职务。其大半生从事编辑、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工作。

他继承了中国文人的优秀传统,将书法与中国文化结合起来。旭宇先生以其数十年不懈的耕耘,在诗、书、学诸方面都多有建树,并取得了突出成就,享有极高的声望和荣誉,是当代诗坛和书坛的领军人物。他的诗,关注时代,正气高亢,刚健清新,自成一格,在诗坛影响深远。他的书法,楷、行、草皆善,彰显出全面大家风范。行书宗法晋韵宋意,飘逸劲健,富有书卷之气。楷书化魏融唐,率意和自然,是其今楷理念实践的全新范式。草书创作,达到了飞扬畅达,连绵贯通的高妙艺术境界。

他在学术上独具创见,体现了他丰富的学养,他倡导诗书互化的学术思想和适应时代的“今楷”的理念,以及弘扬“兰亭精神”等,都为诗坛、书坛所重。旭宇先生诗书学兼修,德艺双馨、品格高尚为社会所称誉,是当之无愧的全国艺术大家,在当代文坛具有典型的范式意义。

 

[源自:未知]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