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与乡土结缘的艺术家——读靳春岱的油画

中国当代油画是中国当代艺术里最活跃的一个领域,油画家们融会了中西文化传统,在文化现象的针对性以及人文关怀等各个层面上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并拓展了极大的艺术空间,对油画艺术语言的丰富性、艺术观念的多样性进行了新的创造性地探索,涌现出许多杰出的艺术家和反映时代精神的优秀作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特色和风格。如今,油画的创作队伍正在不断地发展和壮大,一直为人师表的靳春岱也加入到这个行列。

这位在教育战线上耕耘了35年的艺术家,在做好美术教育的普及和知识传达的同时,以惊人的毅力潜心于油画技巧的探索与研究。从认识他到成为朋友,我知道他很用功,很吃苦,很能画,也很爱画。环境的偏僻、职业的限制、时间的不富裕,并没有削弱他的意志,却使他在异常艰难的条件下,保持着平和坦然的心态,孜孜##地沉浸在油画的世界里,与孤独、寂寞、苦闷相伴,在跳动的笔触与色彩的挥洒中享受快乐,体验苦中有乐的艺术人生。

靳春岱的油画作品,以表现家乡陇南地区的景色为主,以“写意性”的油画语言将西方风景油画的独特技法与中国传统山水画精神相融合,表现出东方艺术精神中“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形成了具有民族文化精神、地域色彩、个性特征的审美取向,彰显出他的油画艺术的独立品位和浓厚魅力。靳春岱以他对艺术的天真无邪、毫不造作的真诚,以他对生活、对自然深刻而独特的感悟,逐渐从“艺术反映客观”观念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从现实返回内心,与一种内蕴的视觉心理相契合,流露出情绪化的率真和对生命意义的抒发与表达。读他的风景画,常常让人想起凡·高、马蒂斯等西方大师的作品,既有整体的适度把握,又有细节的刻画与整合,画面的主体色彩和背景色彩在看似紊乱无序的状态中被组织得相谐成趣,各得其所。自然色彩又被高度概括,超然物外,在画面上呈现的是错落有致、长短不一、粗细有别、光影交错的笔触和迹象,色彩朴实而不炫耀,景物平凡而令人感动,由此形成了靳春岱极具个性化的视觉表现,成为他自由自在创作心态的需要和阐释,也使欣赏者从中联想到某种文化的经验,以及对于大自然的某种自我的独特体验。在他的作品中,充满了极具情绪化的跃动笔势,让人感到从下笔的那一瞬间起,就开始了和天、和地、和生命进行心灵的对话。正是通过这一次又一次的直接对话,画家的感情得以淋漓尽致、无拘无束地释放和宣泄,心灵受到温柔熨帖的安抚,而创作中的体味与感知则一次次唤起他直接审美的喜悦。

靳春岱是风景色彩写生的高手,他善于捕捉光影瞬间变化中倏忽出现的美感,善于在冷暖色的对比中增强视觉效应,善于调动黑、白、灰的构成要素结构画面整体感; 虽真实刻画却不失之率意,笔触与色彩的作用已不再是帮助形的释读,而是淡化形的具体性,以制造朦胧迷离的效果,烘托其核心题旨——讴歌脚下的热土,赞美浓郁的乡情。我们正是在《西部陇南系列》的作品中感受到历史缓慢、沉重的脚步,看到一种凝重的美;在《新潮村组画》中,体味到自然生命的灵性,对自然的赐予产生了深层的思悟; 在《阳光下的烤烟房》中,农家丰收景象与画而响亮色调,无不轻叩欣赏者的心扉,唤起心灵深处的温馨回忆; 在《西部的山野》中,面对贫脊荒寒的山地,画家敏锐地觉察到物象背后的沧桑、神秘与厚重以及画外更广袤的精神内涵。凡此种种,可以看出画家面对自然极强的审视与选择,看出他在色、形结合上的匠心,也看出他始终如一的艺术理想和艺术追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在艺术上取得长足的成果,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艺术家须付出长期甚至毕生的辛劳。每当教学之余,靳春岱照例像往常一样走进画室,当他闻到油画颜料、调色油、松节油和亚麻布上所散发出的混合的特殊而美妙的香味时,他和我一样总是立刻陷入一种既熟稔又陌生的艺术氛围之中。说他熟稔,是说他进入创作状态中涂抹油彩时的从容与潇洒,是他多年来常常进入的状态; 说他陌生,是说他每当面对绷在画框上那洁白而又亲切的亚麻画布时,时常感到的孤苦与平静。在夜阑人静时,从他脑海中及胸怀里,常常会激荡起一种让他兴奋又陌生的感觉,这种创作灵感既来势汹涌,让他心潮起伏,又弥久常新地让他激动不已; 还有星光、月光和温暖的灯光,静静地倾洒在寂静的画室中、画布上。他喜爱画笔在调色板和画布之间磨擦的感觉,那种轻柔的美妙声音,让他沉浸在一种孤寂而又亢奋的创作状态中,让他陶醉在这种状态与自己、与自然、与自己的内心世界,进行着一场亲密又自然的交流、对话与思考……

在这看似索然无味实则丰富多彩的架上绘画的重复过程中,他既要克服作为人民教师因白天授课所带来的劳累与不时袭来的阵阵睡意作拉锯战,还要亢奋不已地在头脑里思考着怎样画、画什么,以及点、线、面的表现风格与手法等诸类问题。此外,还要排除克服与生俱来的自卑感和贪图安逸的惰性所带来的不断干扰; 更让他疲惫不堪的是来自现实生活及精神困惑方面所带来的双重的长期的负荷——譬如与常人一样的买房,孩子上大学、工作,以及购画材、生活必需品等方面的经济压力。靳春岱究竟是怎样地承受着这些难以挣脱的枷锁,我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清晰而明了的,诸如以上种种的负担、困惑与压力,在他的面前统统化作力量,成为他能长期持之以恒地坚持艺术创造的动力。

艺术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行当,评说任何人的作品都是徒劳的,因为每个人都是个体,个性各异、风格千变万化、各有各的特点,谁高谁低,这似乎无法评判,难以分辨。我觉得有些东西很难说得清楚。的确,靳春岱没有名利的负累,也没有刻意想成名成家,他的经历和苦难,时常促使他拿起手中的画笔在享受和传达着某种原始又自然的美的历程。应该说,生活的经历是创作的财富。靳春岱从偏僻的小山村走出来,那里的山岚野雾、小溪人家,给了他最丰富最珍贵的馈赠,也是他灵感永不枯竭的创作源泉……

在他失败时,是生活的磨难给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信念; 在他痛苦时,生活的磨难又让他以坚韧不屈的毅力,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一路走下去。我应为朋友拍手叫好,愿他在自然和平凡中有所成就!


关于我们 | 作品代售 | 特色服务 | 专题制作 | 广告服务 | 作品投稿 | 合作加盟 | 信息发布 | 免责声明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 2009-2015 zmsh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93280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28号
Tel:010-57409427 Email:zmshjweb@yeah.net